顾锦声音淡漠道:“这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不用道歉。”

    梁夏轻轻摇头:“是我的不是,当初若是在火车上我阻拦陈丽丽,很多事都不会发生,我为在火车上对她的放任态度对你道歉。”

    当初他的确有放任陈丽丽所为的倾向,对此他也受到了应有的报应。

    很多事必有因果。

    当初在火车上,他不是不能拦住陈丽丽,却没有尽全力,这是他的因,后来丢失工作遭遇的一切回归乡村这是他的果。

    顾锦看着眼前长相普通,并不出彩,可让人看着很舒服的梁夏,心中有几分怪异。

    初见的时候,对方脸上虽不是意气风发,却也是年轻人应有的满满生气。

    如今的梁夏却眼底无光,面容苍白而苦涩,似是遭遇了什么。

    顾锦没有多想,她摇头说:“你不需要道歉。”

    她依然觉得梁夏并没有错,对方放任陈丽丽与否都没有错。

    因为那时他们是陌生人。

    梁夏满面苦涩,不管顾锦接不接受他已经道歉了,这让他心中宽松不少。

    他对眼前漂亮好看的女孩轻轻点头,转身离开。

    在他抬脚离去的时候,顾锦盯着他的腿脚看,眉头轻皱:“你的腿怎么了?”

    梁夏抬脚离去的时候,腿一瘸一拐的,分明是腿受了伤。

    对方停下脚步,苦笑声响起:“在深市我跟陈丽丽单方面悔婚,她不干就去我工作的地方闹,厂子里的机器多,闹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砸到了小腿。”

    他说的自嘲,顾锦听得却有些不舒服。

    虽然梁夏的伤势不是她造成的,可望着对方的腿脚,她心底有些可惜。

    梁夏是理智的,否则当初在火车站就不会跟陈丽丽悔婚,也不会做出不要交给女方的定亲聘金。

    由此可见,梁夏的为人,还是有着难得正直与果断。

    没听到顾锦说什么,梁夏继续往前走去,背影一高一低。

    “你等等!”

    顾锦开口把人喊住。

    想到空间的溪水,顾锦想要再次做一个实验。

    若是当真能治好对方,也算是给她自己一个心理安慰。

    就在这时,另一道声音随之响起。

    “阿锦姐姐!”

    安明霁跟顾家杰站在大门后面,看了有一会儿了。

    听到阿锦姐姐喊出离去的梁夏,他内心有些不安,总感觉有人要将他的阿锦姐姐抢走,这才不由自主地出声。

    顾锦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从门后面走出来的小崽子。

    她笑着问:“你怎么出来了?”

    小崽子走到她身边,脸不红心不跳撒谎:“有一道题怎么也解不开。”

    “嗯,一会儿我教你。”

    顾锦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

    随即看向停住脚,回望过来的梁夏:“你跟我进来吧,有些事想要跟你谈谈。”

    梁夏眼中疑惑,脚步却已经朝顾锦跟安明霁走来。

    安明霁冷眼瞧着走近的男人,眼中流露出警惕的光芒。

    这一切,顾锦并没有看到。

    她将人领进了顾家,也发现了站在大门后的堂哥。

    这下,顾锦还有什么不明白,定是他带着小崽子过来围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