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盯着堂哥挑眉,出声道:“杰哥,帮我去端一盆水来。”

    “行!”

    顾家杰因她望过来的视线,内心有些发虚,第一时间应声转身朝井边走去。

    顾锦带着小崽子,跟走路一瘸一拐的梁夏回了屋。

    回了屋,安明霁将笔记打开,坐在研究他的笔记,顺便找出其中比较复杂的题目,准备一会儿应付他的之前的谎言。

    顾锦搬了一张凳子,放到梁夏的跟前:“你先在屋内坐一会儿。”

    “好。”

    梁夏来到屋内,有些不安。

    顾锦对他并没有过多关注,她扫了一眼在“学习”的小崽子,弯起唇角转身离开。

    走出房屋的时候,正好碰到堂哥打来一盆水。

    “小锦你干嘛去?”

    顾锦侧过身让堂哥进屋,她继续前行朝厨房走去:“去厨房拿东西,很快回来。”

    她说是去厨房拿东西,其实是借机在厨房中引出空间的溪水。

    空间的溪水有着洗经伐骨的效果,梁夏的受伤的腿应该也会有效。

    但是这一切,都需要她亲自来验证。

    来到厨房的顾锦,在橱柜里拿出一只大海碗,将空间的溪水引到碗中。

    ……

    这边,顾家杰端着一大盆水来到房间,把水盆放到地上。

    他发现梁夏跟小狼崽子在无声的对视,两人一个眼中露出不安,一个满是凶狠与警惕。

    对此,顾家杰第一次选择与小崽子同一阵地。

    他吊儿郎当地走到梁夏的身边,声音沉沉地问:“你来找我们家小锦有什么事,说!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这话一出,安明霁眼中的凶狠更明显了。

    梁夏快哭了,刚才与小孩对视的时候,他感觉背脊发凉。

    如今再加一个看起来,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顾家杰,梁夏感觉浑身都在冒汗。

    这一个个的不要说他腿受伤了,就算是没受伤他也打不过啊。

    他磕磕绊绊道:“没,我就是……”

    “这是干嘛呢?”

    顾锦这时端着一大海碗的溪水走进来,发现屋内的三人气氛有些不对。

    她一出声,安明霁立即收回凶狠的目光,一脸的乖巧。

    顾家杰拍了拍坐在凳子上梁夏的肩膀,转头对堂妹笑着说:“我这不是跟他说说话,能干啥啊。”

    顾锦诡异地看了一眼梁夏,发现他额上都是汗。

    她眉头轻皱:“疼得这么厉害?你都出汗了。”

    后者抿了抿唇角,刚要开口,肩上的手开始施力。

    顾家杰一边用力按他的肩膀,一边看向顾锦问:“小锦,你端一碗水回来干什么?我打的水不够?”

    话题转移,顾锦的注意力也被转移。

    她端着海碗中的溪水,走到堂哥打得一盆清水跟前,将溪水倒了进去。

    又对坐在凳子上的梁夏招手:“你过来泡泡这药水,说不定腿能好一些。”

    好一些,只是保守说法。

    梁夏扫了一眼肩膀上的手,顾家杰笑了笑,快速将手收回。

    有了行动的机会,梁夏立马站起来,搬着凳子一瘸一拐的走到木盆前。

    望着木盆里无色的水,他眼中露出怀疑,动作却毫不迟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