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夏坐在凳子上将鞋子去掉,露出他青紫肿起来的右小腿,还有高高肿起来的右脚。

    因着脚并没有异味,所以梁夏这一动作做的自然。

    他再次看了一眼水盆中,没有任何颜色的药水,心底怀疑这真的是药水吗。

    心底虽有疑惑,脚却已经下了水。

    不管是不是,就凭这屋内一个凶悍的小崽子,跟一个随时可能会动手的顾家杰,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而且,顾锦是好心,他总不能拒绝。

    梁夏一系列动作做的自然,可他心底终究是有些难为情,在别人家洗脚怎么也不像样子。

    屋内三双眼睛放在他身上,他眼观鼻鼻观心,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过了好一会儿,梁夏的脸色突然一变。

    “嘶!好痛!”

    他无动于衷的面容破裂,因疼痛而倒吸气呼痛。

    梁夏感觉从脚底传来密密麻麻的刺痛,那是种让他无法忍受的疼痛感,似是有千万根细针在扎他。

    他第一时间将脚从盆里抬起,身体都在不受控制地抖动,这是疼的。

    “很疼?”顾锦笑眯眯的问。

    疼就是有效果了。

    有效果就再次证实了她之前的猜想。

    梁夏的伤不止伤在皮肉,还有骨头,若是能治好他的腿伤,那空间的溪水可真的是大宝贝。

    盯着地上盆里的水,梁夏皱着眉开口:“疼,这水里放了什么?”

    顾锦围着他转了一圈,最终将会视线放在他的腿脚上:“这是药水,你继续泡一泡,说不定腿就能好了。”

    “真有这么神奇?”

    梁夏终于忍不住发出疑问。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屋内很安静,顾家杰在一旁抱着胳膊,冷眼瞧着梁夏。

    他能明白梁夏的感受,当初堂妹在深市给他跟原子和五仁的药,也是抹上就疼痛不已。

    如此灵丹妙药,小锦竟然给一个陌生人,对此他内心忍不住心疼。

    梁夏犹豫了片刻,将脚再次放到水中。

    没等多久,刺痛感再次袭来。

    这一次,他咬紧了牙关,忍受着非人的疼痛,脸上很快出蔓延出汗珠。

    尽管如此,梁夏依然在咬牙坚持。

    他不是没去医院看过,可医生告知需要一大笔的治疗费,家里哪有这么多的钱,最终他只能放弃治疗。

    工厂在他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以作风问题将他辞退,甚至都没有给他任何赔偿。

    家里对他没有不满,但是治他的腿却真的是无能为力。

    梁夏知道他的后半生结果,无非是拖着一条残腿生存,娶了同样不完美的女人凑活一生。

    如今有治好的机会在眼前,他总要搏一搏的。

    不管是真是假,不管成功与否,他总是想要试上一试。

    而且,不知道为何,对于眼前的少女,梁夏的内心有着一种茫然的期待。

    也许真的能好呢。

    就这样,梁夏咬牙忍受着千万根针刺的残忍疼痛,疼的他将唇都咬流血,却依然不曾将脚从盆里拿出来。

    他双目紧闭,汗水划过他的眼,顺着苍白的脸颊不停地往地上滴落,看这模样都感觉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