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夏昏迷后,顾锦并没有把他搬到床上,而是找了个破旧褥子铺在地上,跟堂哥将他抬了上去。

    虽说现在的天气暖和,可地上终究是有湿气跟凉气。

    梁夏清醒后第一时间坐起来,感觉浑身都处于黏与腻的状态,这是他之前出汗造成的。

    他不顾满身的狼狈,第一时间扒拉裤腿,查看他的右小腿跟右脚。

    入眼的不再是青紫肿起的丑陋模样,而是完好无损的肌肤,就连他高高肿起来的右脚,也恢复了受伤之前的原状。

    这一切就跟做梦一样。

    他伸手用力地掐右小腿。

    “嘶!”

    这一下疼得他不禁倒吸气。

    顾锦走到他跟前,看到他一系列动作笑了:“怎么样?是不是意外惊醒?”

    梁夏抬头,满脸的呆滞,傻傻地望着她。

    “感觉跟做梦似的。”他的声音还有些飘。

    顾锦眯起双眼,扫向他的周身颜色。

    要说梁夏周身的气体不是黑色,灰色,也不是白色,而是灰白掺杂在一起,但大部分又偏向白色。

    不知道何时走过来的安明霁,站在梁夏的跟前蹲下-身。

    他将手中的笔送到梁夏的右腿上,笔尖的那一端扎入他的肉中。

    “嘶!疼!”

    这一下比之前梁夏自己掐的还疼。

    安明霁抬起头,面上带着笑,双眼却很是无辜。

    “你的腿真的好了,不是做梦。”

    所以,赶紧起来滚吧,不要在这里碍眼。

    小崽子十分不喜梁夏,这个人看向阿锦姐姐时,眼中露出的神色他不喜。

    梁夏抱着被安明霁用笔尖扎的腿,咽了咽口水,还是不敢置信地盯着完好如初的腿看。

    “我真的好了,竟然真的好了,太神奇了……”

    他还是感觉不真实,可疼痛骗不了人。

    梁夏激动的身子在微微发颤。

    突然,他抬头盯着顾锦看,双眼激动的微微发红。

    他对着顾锦弯膝跪在地上,声音哽咽道:“谢谢,大恩大德我梁夏铭记在心。”

    再多的话他说不出来,双眼中的泪水已经滑落。

    顾锦受了他这一跪,她盯着梁夏激动发红的双眼,神情突然变得戏谑:“有句话说得好,大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难道你不想要效仿?”

    这话一出,在场的小崽子跟梁夏神情都变了。

    安明霁不可思议地凝视着顾锦,眼中的神色压抑而暗沉,似是有黑色旋涡在席卷。

    梁夏更是十分懵逼的模样。

    很快他似是明白了什么,脸色渐渐发红,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这模样被一旁的安明霁看在眼中,恨不得上前撕了他。

    “也……也不是不可以,就是……”

    梁夏磕磕绊绊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似是很害羞的模样。

    一看这模样,顾锦知道玩笑不能太过了。

    她轻轻咳了一嗓子:“我开玩笑的,不过的确有点事想要你去做,你现在工作丢了,是不是暂时没有什么事干?”

    梁夏的周身泛起的气体颜色,让她明白此人还算可靠。

    早在之前看到他周身倾向白色气体,顾锦心中就有了个模糊的想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