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一边下山,一边心中计算着手里所剩的钱。

    下午她还要去一趟县里找刘泉。

    现如今的供销社粮食跟肉类都断货了,她要买大量的米跟面,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要找熟人买。

    之前在深市买股票,还有投资申锋科技公司花的钱,她现在手里的钱所剩不多。

    堂哥在深市还她的钱,再加上之前所剩余总共还有八千多,昨天给了梁夏三千,她现在手里还剩五千多。

    九月开学时,这些钱连她跟小崽子的学费都不够。

    不过终究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不急。

    下山的时候,看到爽口的野菜,顾锦也顺手挖了半篓。

    回到家,她将背篓摘下,送到大伯母手中。

    后者看到这些新鲜野菜,是笑得合不拢嘴。

    不怪她如此,最近家家户户都没有粮食吃,能吃到新鲜的野菜也是好的。

    顾锦回到房间,看见正在学习的小崽子,一边朝洗脸盆走去,一边说:“小安,一会儿跟我去趟县里,我们要买一些东西。”

    一听这话,安明霁脸上立马露出惊喜的神情。

    “好啊!”

    听出小崽子高兴的声音,顾锦弯起唇角,脸上眼中皆是宠溺。

    ……

    顾锦跟家里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小崽子坐车来到县里黑市。

    因为现在是白天,黑市特别冷清。

    走在黑市一条街上,顾锦熟门熟路地来到第一次见到刘泉所在的院落门前。

    看着紧闭的大门,她走上前敲门。

    “嘭嘭!”

    很快从里面传来的声音。

    “谁啊?”

    是熟悉的嗓音。

    顾锦想了想,知道门内的人,应该是跟在刘泉身边的大力。

    脚步声响起在门内停下,里面的声音再次传来:“是谁在外面?”

    对方并没有开门,而是再次询问,倒是警惕。

    顾锦开口:“是我,找泉哥。”

    大力将门打开,露出一条小缝,在看到站在门外的是顾锦后,立马将大门打开。

    “原来是您啊。”

    他弯着身将顾锦迎进去。

    顾锦领着小崽子踏进小院中,院中无一人,倒是显得冷清。

    大力将大门插上,在前面带路,压低声说:“顾小姐,泉哥正在屋内躺着呢,你跟我来。”

    这话说完,他冲屋内高声大喊:“泉哥!顾小姐来了!”

    这一嗓门响起,顾锦下意识地捂住小崽子的耳朵。

    “谁?谁来了?!”

    从屋内传来刘泉激动的声音。

    大力喊道:“是跟咱们去见海哥的顾小姐!”

    屋内噼里啪啦一阵响,很快顾锦就看到了从屋内冲出来的刘泉。

    对方衣衫不整,一边系扣子,一边往外走。

    刘泉系扣子的时候,顾锦分明看到他肩下的唇-印。

    见他这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刘泉穿好衣服,看到顾锦眼中的戏谑神情,老脸没红却也有些不自在。

    他摸了一把光头,干笑道:“顾小姐,您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顾锦盯着刘泉看,没有回他的问题,而是盯着刘泉这个人看,眼中微微露出些许诧异。

    刘泉周身的气体,竟然是灰色,属于无错亦无过的那一类。

    对方在这县里成为一霸,她还以为这人手上怎么也不算干净,却没想到这人倒是出奇的干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