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从大力的手中拿过钥匙,放到随身携带的布兜内,将其交给身边安静无声的小崽子。

    做这一系列动作,也不过是短短几秒,可她心中却想了许多。

    顾锦抬起头来,她笑着对刘泉玩笑道:“不知道泉哥做不做粮食买卖?”

    一听这话,刘泉是满脸的无奈:“我不做这个,倒是有认识收粮食的。”

    顾锦笑着摇头,她觉得现在时候还不到,再过一个月粮食怕是要涨到天价。

    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拿着钥匙跟刘泉告辞。

    离开黑市,顾锦没有带着小崽子离开县里,两人去了一趟供销社。

    发现里面的货物真的很少,不要说是肉了,就连大米跟面粉都没了。

    买了一些油盐酱醋等,顾锦这才领着小崽子坐车回去。

    转天,顾锦再次来到县城,她没有带小崽子,而是独自前往黑市,找到刘泉所说的黑市最里面一处荒废院子。

    用昨天拿到的钥匙,打开陈旧的锁头。

    大门被推开,出现在眼中的是荒芜小院,院子中堆积着上百袋的大米跟面粉。

    顾锦走进小院,以灵力搜寻周围,查看是否有其他人存在。

    在没发现什么的情况下,她走到那上百袋大米跟面粉前,双手一挥,这堆小山眨眼间就消失,全都被顾锦收进了空间中。

    做完这一切她离开了小院,将大门锁上,钥匙放到了刘泉所住院落的门口台阶上。

    也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黑市,她昨天就提前告知过刘泉,将钥匙放到这里不必见面。

    坐上回程的车,天空下起了细密小雨。

    顾锦靠在车窗前,望着外面的细密小雨,心底下沉。

    她知道开始了,暴雨及至,人类的这场灾难到了。

    回到顾家,顾锦浑身已经湿透了,刚走进小院中,就听到大伯跟大伯母的怨念声。

    再过一个月就能收成了,这时候下雨,粮食的收成肯定会减少。

    两口子坐在正屋,望着屋外的密雨脸色不太好看。

    在看到顾锦的时候,陈红跑到了门口,喊道:“锦丫头你这跑哪去了,浑身都湿透了小心着凉,厨房有热水你擦擦身子!”

    “知道了大伯母!”

    顾锦喊着回声,推开了东厢房的门。

    一推开房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小崽子,手中拿着毛巾递给她。

    “阿锦姐姐你快擦擦!”

    安明霁的声音很着急,言语中有明显的担忧。

    顾锦笑着接过他手中的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朝衣柜走去。

    她从衣柜中找出一身休闲运动衣,抱着衣服,头上搭着毛巾,走到洗脸盆架前,把脸盆随手拿起。

    “小安,我去厨房洗洗,你在屋里等着不要出屋,外面的雨眼看着要下大了。”

    “嗯,知道了。”

    顾锦走出去,挨着墙根屋檐下往厨房走去。

    等她擦完身子,换上新衣服回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小崽子还在学习,顾锦一边擦头发,一边朝他走去,瞧着他记录的密密麻麻笔记,还有书本上被标记出来的题目,她一脸的姨母笑。

    小崽子很聪明,她很欣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