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那心痛走不动道的,村长聚集一些年轻力壮的人,搀扶着这些人回家。

    这样的情形不止在青山村发生,在整个华北区大部分地区都有类似的情景。

    顾德昌回家后,脸色非常难看。

    老爷子跟陈红得知消息,都吃不下饭去。

    之后几天,家里的气氛很压抑。

    这半个多月来,家里能吃的还很多,地窖里的东西都被搬了出来,里面已经被雨水淹了。

    家里还有肉,大米,面,一些干蘑菇。

    顾家还算不错,青山村很多人都填不饱肚子。

    本就是春荒,就等着一个月后的收成挺过难关,这半个多月的大雨,将他们的活路堵得死死的。

    顾锦知道,青山村在历经灾荒之时,算是过得不错的,毕竟背靠青鸾山。

    虽然上一世久远的记忆有些模糊,她依然清楚,梦境中所发生的残忍场面,在青山村绝对没有发生过。

    时间一晃,又十天过去了。

    顾锦坐在床边,趴在窗前,望着门外的细密小雨。

    这场大雨到了落幕的时候。

    “咚咚咚!!”

    顾家的大门被人敲响。

    “谁啊?”

    正屋里,传来大伯的声音。

    “是我,刘平原,我找杰子!”

    门外是刘平原的声音。

    顾锦趴在窗前,很快看到一道身影冲出院子。

    是堂哥顾家杰披着雨衣冲向大门。

    “你怎么来了?”

    来人不止刘平原一人,还有伍志仁,两人身上都穿着雨衣,手里不知道提着一袋子什么。

    他们走进小院,往屋檐下走去躲雨。

    “嗨!别提了!这下了快一个月的雨,人们都疯了!”

    顾家杰把大门关上,朝两人走去,满脸疑惑:“怎么了?”

    伍志仁眼看着比上次分开的时候瘦了不少。

    他替刘平原开口,声音满是委屈:“家里没吃的了,我这不跟原子商量着去供销社买点,价高也总比饿肚子强,可谁知道供销社都关门了!”

    “下了这么久的雨,供销社关门这不是很正常。”顾家杰表示理解。

    伍志仁继续:“所以我跟原子又去了一趟县里……”

    一听这话,顾家杰急了:“你们去县里竟然不招呼我?!”

    刘平原:“别捣乱,我们是先去了镇上,没买到东西才走着去的县城,路上你知道有多难走吗?”

    得知两人是徒步走去的,顾家杰摸了摸鼻尖,不说话了。

    “说到哪了?”伍志仁有些懵。

    “说到你们去县里。”顾家杰提醒。

    “对对,我跟原子去了县里,你知道县里黑市的东西卖的有多贵吗?!”伍志仁满脸的肉疼:“大米卖到了一块钱一斤,肉卖到了五块!那可是五块啊!涨了近一倍的价!”

    听到这物价,顾家杰眉头紧皱。

    这涨势太过离谱了一些。

    可想到今年的庄稼都毁在了地里,物价上升似乎也能理解。

    就不知道供销社开门后,会不会也这么离谱。

    刘平原看到好兄弟脸上的情绪,似是知道他想什么:“县里的供销社还开着,里面的价不比黑市便宜多少,看这趋势,黑市卖的吃食说不定还会继续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