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的!这群人是疯了!照这情况看,再过不久我们都该喝西北风了!”伍志仁摸了摸饿着的肚子,满脸的哀怨。

    顾家杰扫了一眼两人,盯着他们脚下被雨衣护着的袋子:“你们这是买的什么?”

    刘平原咽了咽口水:“买的大米跟白面,还有一些肉。”他好久没吃肉了。

    伍志仁接话:“这点东西就花了一张!大头的!”

    顾家杰再镇定也不由露出错愕的神情。

    “一百块?!”

    这他娘的买的是啥玩意,竟然花了一百块!

    要是之前,一百块能买下三四袋子大米,三十来斤猪肉。

    可看两人脚下的东西,连一袋子都没装满。

    “黑市的人多吗?”

    突然,一道轻灵悦耳的声音插来。

    站在屋檐下的三人顺着声音望去,看到趴在窗前的顾锦,以及在她身后桌前学习的小崽子。

    刘平原:“多,买东西的人多,卖东西的比以前少了一半多。”

    得到这个答案,顾锦一点也不意外。

    伍志仁弯身从袋子里掏出一块,看起来五六斤的肉来,用这个年代的灰纸包着。

    “杰子这肉你拿着给叔婶子他们吃,我们买的也不多,买肉的人太多,等我跟原子过去就剩这些了,这你们先吃着。”

    顾家杰一丁点都没有客气,直接将肉接过,都没有说一声谢。

    都是一起流过血的兄弟,说谢就生分了。

    他问:“你们下次什么时候去?”

    “再过两天,看这雨差不多该停了,等雨停了路好走一些再去。”

    这话是刘平原说的。

    他又从袋子里拿出米跟面。

    顾家杰连忙拦着:“家里米跟面还有,这你们拿回家吃去。”

    “真够?”“够吃吗?”

    刘平原跟伍志仁异口同声开口。

    不是他们不信,这一个月下的雨,大家都没出门吃的本就所剩无几,快一个月了怎么也该吃完了。

    “有,下雨前小锦从县里买来的,现在还富裕很多。”

    “那行,这些我跟五仁就带回去分了。”

    刘平原将袋子从地上扛起来,转身跟顾锦打招呼:“我们走了。”

    “去吧。”

    顾家杰将肉放到窗台前,去送两个兄弟。

    等他回来拿肉的时候,眉头紧皱的痕迹没有松开半分。

    顾锦盯着他困恼烦躁的模样,开口说:“今晚有肉吃了。”

    家里的肉前几天就吃没了,刘平原、伍志仁送来的肉刚好可以吃。

    听她这话顾家杰抬头,脸上露出些许笑意:“这肉今个就交给你了,你做的肉好吃。”

    “没问题!”

    顾锦自然是当仁不让。

    今个晚饭顾家难得再次吃上了红烧肉,那诱人的香味儿,即使屋内下着小雨,依然传到了住在家门口的几户人家中。

    “娘,好香啊!肉的味道!”

    住在距离顾家隔着两户的人家,叫小七的男孩,咬着手指头不停地咽口水。

    这家的大人走出来,也闻到了红烧肉的诱人香味。

    他们顺着味儿,看向刘家跟顾家,猜着定时这两家的其中一家。

    不止他们家闻到了肉香味,就连住在顾家隔壁的刘家也闻到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