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笑着对顾家杰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村长家有电话,随时能打电话联系。

    顾家杰所想的事无非是开火锅店,这事需要慢慢来,尤其是雨季还不算正式结束。

    接下来顾锦看着大伯,大伯母,堂哥,堂妹将屋内的东西都搬走。

    有的搬去厨房,有的搬去正屋那边。

    在他们搬完东西后,顾锦也开始收拾东西。

    她将皮箱拿出来,把衣柜中的衣服拿出来整理,整理的大部分都是她重生以来买的衣服。

    还有几件,她爸顾德浩给她捎来的衣服。

    安明霁在一旁有些沉默,好半晌他才开口:“阿锦姐姐我们要走了吗?”

    “对,我们要去一些地方,有些事情需要解决,解决完我们再去万海市办入学手续。”

    顾锦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跟小崽子解释。

    她的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又收拾小崽子的衣服。

    等她收拾完,皮箱里装了满满的衣服,另外还有一个行李包,里面也装了不少的东西。

    看了一眼屋内没有落下的东西,顾锦走到小崽子身边。

    她拉着对方的手:“小安,明天我们就走,未来一个月可能比较辛苦一些,你能坚持吗?”

    “可以!”

    只要能跟着她,安明霁任何苦都能吃。

    “那好,今天我们早点睡。”

    小崽子躺在床上后,顾锦想了想,披了一件衣服离开了房间。

    她要离开了,这事决定的有些匆忙,但也要告知爷爷一声。

    来到老爷子门前,顾锦没有敲门,而是压低了声问:“爷爷,你睡了吗?”

    “没那么大动静,睡着了也被吵醒。”

    老爷子的声音从屋内响起,似是还有几分抱怨。

    顾锦站在门前,抿了抿嘴角:“爷爷,明天我就跟小安离开了,去万海市办入学手续。”

    屋内没有了声音。

    好半晌,才传来老爷子听不出情绪的嗓音。

    “知道了。”

    顾锦站在门前,看了一眼暗沉的天空,声音平静道:“刚才而我让大伯跟大伯母,去我那屋里搬了一些吃食,米面够家里吃上半年的。”

    “知道了。”

    老爷子开口说话的情绪不高,顾锦又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转天,天还不亮的时候,顾锦跟安明霁就醒了,他们打算安安静静的离开,只因顾锦不喜欢离别相送。

    可惜,她错估了一个人。

    打开房门,望着站在门口以毛毛细雨做背景的堂哥,一边打哈气,一边擦因困倦流出来的分泌泪水,顾锦内心复杂又温暖。

    她温声开口:“怎么没多睡一会儿?”

    顾家杰侧身扫了一眼她手中的皮箱跟行李包,撇撇嘴:“我要是再多睡一会儿,你就没影了。”

    他上前接过顾锦手中的皮箱,拎着就往大门走去,那里停着一辆自行车。

    顾锦一手拎着行李包,一手牵着又长高不少的小崽子走去。

    “这不是村长家的自行车?”

    “嗯啊,我昨晚出去一趟,借来的。”

    顾家杰困得再次打了个哈欠,他将皮箱放到自行车后座上,转身望着走到身边的顾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