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伸手将对方手中的行李包一同拿过,一起捆绑在后座上。

    做完这一切,顾家杰拍了拍手,扫了一眼还在下的毛毛细雨,催促道:“快点走吧,这会儿雨小,抓紧时间去看看能不能赶上车。”

    因下雨去往县城的车,有时发车有时不发车。

    想要坐车全凭运气。

    顾家杰推着自行车出门,心中想着,若是今天不发车,他就将小锦亲自送到县城,再坐车去万海市。

    然而,事实证明,顾锦的运气不错。

    今天镇上去县里的车发了。

    顾家杰把皮箱跟行李包从自行车后座解下来,亲自给提到车上。

    接过他手中的行李包,顾锦说:“你回去吧。”

    望着即将离去的堂妹,顾家杰心中难得有些不舍,他抿了抿嘴,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出门在外注意安全,别让人欺负了。”

    这话刚说完,他就觉得多余。

    堂妹可不是被人欺负的主,在深市七哥那些人,看到堂妹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又岂能被别人欺负。

    顾锦却将他这暖心的话听进去了,她点点头:“知道了,你回去吧,道上不好走你骑车慢着点。”

    “嗯。”顾家杰声音闷闷地。

    他下了车,推着自行车,望着去往县城的车慢慢驶离视线中。

    直到车身变成巴掌大的影子,这才骑上自行车,在泥泞的道路上骑着回家。

    ……

    来到县城后,顾锦领着小崽子下车,找到县城最好的招待所,两人入住两天的给了五块钱。

    把皮箱跟行李包放进房间,顾锦连打都没有打开,领着小崽子又出去了。

    天空中还下着毛毛细雨,走在街道上的人都不需要打伞。

    走出招待所,顾锦在县里寻找大面积的仓库,这种地方只有工厂周围有。

    她盯上了县城一家暖瓶工厂,在这家厂子旁有一个破旧的仓库。

    周围是脏乱了一些,可看这面积,收拾收拾能装不少东西。

    顾锦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领着小崽子走进了工厂内。

    不过半个小时,她跟安明霁再次走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带着厚重老土眼睛的中年男人。

    “这仓库都闲置了好长时间,当初我们厂长在这建厂的时候就有,本来打算将它利用一番,可惜建构工厂的图纸把这仓库划出去了,这么多年它就一直闲置的,主要是离厂子还有些距离,就这么荒废了……”

    中年男人边走边对顾锦解释。

    “当初建厂的时候,为什么不将这仓库划分到图纸内?”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具体不清楚,好像为了排水到厂子后面的河水里,太远了不行。”

    说话间,三人走到了仓库前。

    拿着钥匙的中年男人将仓库的锁打开,里面都是灰尘脏兮兮的,不过地方倒是真的很大。

    顾锦没有走进去,只是大概看了一眼,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她开口说:“这仓库我想要租一个月,你看多少钱合适?”

    中年男人正因为能做主,这才会在顾锦想要租仓库的时候,拿着钥匙跟着过来跑一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