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闻言,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

    她对刘泉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降价,降到一半。”

    “……”

    刘泉好半天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他咽了咽口水:“你确定?”

    “确定。”

    顾锦把玩着手中喝完钙奶的空瓶子,漫不经心道:“我这里的粮食主要是小麦跟玉米,大概在一百吨的量,泉哥将这些粮食往外销售,尽量卖给那些因雨季受到牵连的百姓。

    小麦以往是两毛六的价,而你要卖的价不能超过一毛三,玉米以往是两毛左右的价,卖的时候不能超过一毛,还有红薯跟如土豆……”

    等顾锦说完,刘泉跟一旁的大力已经傻眼。

    刘泉脸上哪还有半点喜悦之情。

    他抹了一把脸,干笑着问:“顾小姐,你有如此善心我能理解,可要是这样定价,我们岂不是出了力也挣不到多少钱,这不是白折腾嘛!”

    顾锦眉目一挑,满脸诧异:“怎么会,我的意思是我出粮你出力,所得到的钱分成。”

    “还……还能这样?”刘泉一脸诧异的模样。

    “不然你以为?”顾锦笑着开口。

    “我……我以为……”刘泉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完整的话。

    他拍了一把光头,尴尬地问:“顾小姐你弄来这么多粮食,难道就是为了做善事?那么多的粮食你都储存在哪?”

    顾锦脸上的笑容消失,周身可以收敛隐藏的威压开始肆意蔓延,周围的空气都感觉到了停滞。

    她似笑非笑的盯着刘泉,眼底闪过深邃而晦暗不明的光芒。

    面对她周身蔓延而出的威压,这强大让人喘不过去的气场,刘泉感觉到了呼吸不畅,他的四肢像是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控制,让他半分动弹不得。

    这强大的气场,将刘泉与大力当真震撼到,简直是震慑到了心底,这是面对恐怖,面对生死时克制不住的颤抖。

    他们头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迹,整个身体都在哆嗦。

    将刘泉跟大力眼中的惊恐尽收眼底,顾锦这才将修炼凤灵诀的强大气场收敛。

    她的嗓音一如之前淡然而平静:“泉哥,你要明白,知道的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刘泉咽了咽口水,感觉这一切太邪乎,扫了一眼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跌倒在地的大力,他抹了一把额上出的汗,越加恭敬道:“是,是,我知道,保证不再问了。”

    他刚才也是真的好奇,并没有较真探究的心,却没想到惹怒了顾锦。

    顾锦把玩着手中的钙奶瓶子,漫不经心地问:“不知泉哥可还愿意继续做这笔交易?”

    “做!自然是要做的!”

    即使感觉害怕,得知顾锦有些邪乎,刘泉也不会放过眼前这笔买卖。

    这是不用投资,只管收钱的买卖,他怎么会不做。

    “那好,明天我再来找泉哥,带你去仓库看粮食。”

    “好好……”

    望着刘泉小心翼翼的模样,顾锦也不多待,领着小崽子离开。

    ……

    当晚,夜深人静中,顾锦躺在招待所的床上,睁开了一双清醒的眸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