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知不觉流逝。

    转眼晨光洒落在这座县城的各地,可顾锦还是没出现。

    刘泉跟大力都等的着急了。

    尤其是刘泉,面上的激动消散了不少,甚至还自我怀疑地问身边的人:“大力,昨个顾小姐是来了吧?”

    不是他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对吧。

    大力咽了咽口水,盯着泉哥肃穆的脸色,他声音干哑道:“是,顾小姐真的来了。”

    对于泉哥的怀疑,大力心道,泉哥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记得他七舅老爷表弟隔壁村刘大爷外甥表妹的姑奶的二姨的儿子的干爷爷,就是得了一种病,比如今天发生的事情,转天就不会记得,还经常记忆混乱。

    老爷子的症状,就跟眼前的泉哥是一样的。

    大力默默地咽了咽口水,双眼一错不错地盯着泉哥。

    “嘭嘭!”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了。

    刘泉一个激动站起来,将所坐的凳子都带倒在地上。

    “快!快去开门!”

    大力二话不说直冲向大门。

    将门打开,门外站着的却不是顾锦,而是一个穿着花衬衫吊儿郎当的小年轻。

    对方身后还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瘸老六,是他们一直以来的死对头。

    瘸老六看到大力,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哟!这不是大力,刘泉呢?”

    “你来干什么?”

    大力冷冷盯着眼前的几个人。

    “来这自然是找人了,刘泉呢?这几天不会是在家里一直哭吧?”

    瘸老六早就知道这条街要黄,打从物价上升,整个县城都缺粮食的时候,他就清楚的明白他的机会到了。

    如今他手里有一些稀罕货,要是再不把握好机会,这条街就真没他什么事了。

    刘泉早就听到了瘸老六的声音,他走了过来,满脸阴冷之色。

    “我知道你来做什么,想要这条街?回家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本就是暴躁的刘泉,此时对瘸老六是一点也不客气。

    看他这怒气燃烧的模样,瘸老六一点也不生气,甚至满脸笑意。

    他得意道:“刘泉,眼看着这条街就要完了,你手里也没有货,我这里倒是有些新鲜玩意,都是从南边过来的水产,你要是将这条街分我一半,我不介意拉你一把。”

    听到他手里有水产,刘泉脸色变了几变。

    但这也不会让他将这条街让出去。

    他冷笑:“就算是你手里有水产,那又如何,能支撑到什么时候?老子不稀罕你那点东西!”

    瘸老六终于变了脸色,他面容挂着狠毒:“行!刘泉我等着你求我那一天!”

    他认定了刘泉此时走投无路,他的靠山就算是再牛又如何,现在是整个华北都受到了波及,他刘泉还能坚持多久。

    “做你的鬼梦去吧!”刘泉冲大力抬了抬下巴:“关门!”

    “是,泉哥!”

    大力双臂一伸,把大门嘭的一声关上,把插销一插。

    “刘泉,我X你娘的……”

    门外的瘸老六,当即口出各种不可描述的肮脏谩骂。

    任由他再骂,眼前的大门也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门外消停了,刘泉脸色没有丝毫缓和。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