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没有回声,她默默将电话挂断,决定明天再给裘强海打电话。

    海江酒店,十一楼,歌舞厅内。

    其中一间包房内,裘强海搂着身边的妞,一手举着手机,皱着眉盯着被挂断的通话,他神情迷茫。

    半晌:“艹!这谁啊,敢挂老子电话!”

    话说完,他就将手机甩到一旁。

    周围的其他人闻声,纷纷凑上前来。

    “哟!这是谁惹我们海哥不痛快了?”

    “就是,说出来,哥几个帮你去办他!”

    周围凑上来的都是万海市,跟裘强海关系还算不错的几个公子哥。

    听到他们起哄,裘强海搂着身边的妞上下其手,嘴上无所谓醉醺醺道:“谁知道是哪个傻比,好像是叫什么顾……顾锦!”

    本来漫不经心的语气,在最后生生提高,破了音!

    这变了音的惊恐声,可把周围的几个人吓得不轻。

    “窝草!坏事了!”

    裘强海一下子清醒过来,他将身边的妞一推,起身就找他刚才不知道丢哪的手机。

    “手机呢?我手机呢?快!快找手机!”

    这一变故,看的周围人心惊,有人问:“这是怎么了?”

    “海哥,出了什么事?”

    裘强海不理会周围的询问,一门心思找手机。

    “找到了,在这里。”

    歌舞厅的一个姑娘找到了手机,裘强海上前拿过手机开始翻通讯录。

    发现刚打过来的竟然是酒店电话,他猛地松了口气,心底还泛着几分期待与兴奋。

    他冲着房间的众人挥了挥手,“你们玩着,今晚记我的账!”

    说完这话,头重脚轻地离开了房间。

    身后传来各种感谢恭维的话,裘强海脚步没有半分停留。

    离开包厢,他直奔洗手间走去。

    拧开水龙头,捧着水往脸上狠狠揉搓了几把,本就醒了大半的酒,再次清醒不少。

    他用身上穿着的衣服擦了擦脸,拿着手机拨通了顾锦之前打过来的电话。

    在房间沙发上坐着的顾锦,正计划着以后的安排,房间的电话响了。

    她伸手拿起话筒。

    “喂,顾小姐,我是裘强海,不好意思之前喝的有点多没听出你的声音来,真是抱歉。”

    顾锦还没说话,从话筒传来裘强海一连串的歉意声。

    没想到他醒酒这么快,顾锦笑着出声:“没事,是我打扰了你的夜生活才抱歉。”

    听到这话,在十一楼洗手间的裘强海一脸苦涩,他竟然被一个姑娘给调笑了。

    默默抹了一把脸,裘强海问:“我看顾小姐给我打电话,手机上显示的是我酒店的电话,莫非你现在就在海江酒店?”

    “海哥真聪明,我就在六楼,六零八,海哥若是有时间不如过来坐一坐?”

    “好!我在十一楼,马上过来!”

    裘强海的声音中带着难以自持的激动。

    在顾锦挂了电话后,他转身对着镜子整理衣衫。

    看到身上的穿着,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浑身上下穿的特别随意,一点也没有跟顾锦初见时的严谨模样。

    说来也巧,今个是朋友传的局,他就是过来喝两杯,穿着也就随意了一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