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没想到,偏偏今天顾锦给他打电话,这是他盼了好久的电话。

    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裘强海揉搓了一把脸,转身离开。

    ……

    六零八房间。

    顾锦挂了电话后,回想起裘强海之前的话,他的酒店?

    莫非这海江酒店是裘强海的不成。

    来不及多想,她估算了时间,闪身进了空间。

    顾锦在空间内找出一支,对于空间里的众多野人参中来说,不大不小须子完好的野人参,再次回到了房间。

    她将人参放到桌上,房间门刚好被人敲响。

    走到房门处,将门打开,毫不意外站在外面的人正是裘强海。

    不过看到对方的时候,顾锦面上一愣,眼中闪过诧异。

    若是初见的裘强海是一副三十岁左右的精英模样,那么此时的他,就跟二十多岁的大男孩一般。

    白色T恤,直筒牛仔裤,一双牌子运动鞋,当真是年轻了好多,在这个时代难得时尚简约。

    被顾锦这样盯着,裘强海面上不显,心中却有几分难言。

    他如今刚到而立之年,穿这一身有扮嫩的成分,可他平日在亲朋好友间都是这样的打扮。

    只有办公或者有生意的时候,才会穿着严谨一些。

    “顾小姐。”裘强海主动打破沉默气氛。

    顾锦收回打量他的视线,将人迎进门,她笑着打趣:“海哥这身打扮,倒是让人惊艳,我还以为哪来的邻家大哥哥走错门了呢。”

    如此被打趣,裘强海终于变了脸色。

    他转身对身后关门的顾锦,面上求饶道:“顾小姐您可别打趣我了,今个接到你的电话当真是及时,我有些事想要让顾小姐帮个忙。”

    “有什么事坐下说。”

    顾锦也有事找他,就是不知道对方找她是什么事。

    两人来到沙发前坐下,裘强海第一时间看到,放在大理石桌上的人参。

    比他之前从顾锦手里买下的最大那支野人参还要大。

    见到桌上的人参,裘强海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坐在沙发前,恢复了一片从容:“早就猜到顾小姐手里还有好东西,没想到这时候才拿出来,可要我好等啊。”

    顾锦扫了一眼裘强海,她能感觉出对方此时嘴上说这话,也的确对人参有兴趣,却并不大。

    她笑着开口问:“海哥说是有事找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说到这话,裘强海坐直了身体,他直言不讳:“听说顾小姐手里有粮食?”

    虽然是疑问的话,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顾锦笑着点头,裘强海知道这件事,无非是刘泉告诉他的。

    “对,莫非海哥也想要做这粮食生意?不过这里可没多少利润。”

    裘强海连忙摆手:“不是,我不做生意,就是想要往上面上贡一些粮食。”

    对上顾锦疑惑的神情,他轻咳了几声,“顾小姐先说手里可还有粮食?”

    “那要看你想要多少了?”

    “听刘泉说,顾小姐之前给了他一百吨,我也想要一百吨,可以全部按以往的价位算。”

    顾锦笑了:“粮食倒是有,只是海哥要这么多粮食,总该让我知道干什么。”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