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无视才是最伤人的做法。

    两人回到顾家,望着家中敞开的大门,抬脚走进了小院中。

    小院里堂哥顾家杰坐在爷爷的躺椅上,顾敏敏蹲在一个比她还小还瘦弱的男孩面前,不知道说着什么。

    从屋内传来了哭求声,是个女人的声音,陌生但又有些熟悉。

    “爹,我们日子是真的过不下去了,我跟孩子他爸在工厂以前还能吃饱饭,现在厂子里连干的都没有,稀饭汤都能照出人影来,小磊这些日子都瘦得不成样了,今年的物价高的我们啥都买不起……”

    听着屋内传来的哭诉声,顾锦停下了脚步,身后的小崽子也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小锦!”

    顾家杰眼尖,第一时间看到了她。

    他蹭的一下从躺椅上站起来,直奔顾锦跟安明霁两人跑来。

    望着跑来的堂哥,顾锦对他笑了笑,冲顾敏敏所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问:“这小男孩是谁啊?看着有些面熟。”

    顾家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低叹一声:“这是小姑家的孩子,夏金磊,我们的表弟,平日里这小子很少回来。”

    小姑,顾秋珍,是顾老爷子最小的女儿,她嫁到了县城的夏洪国,两口子都在玩具厂上班,平日里忙除了逢年过节很少回来。

    即使回来了也待不了多久,又会匆匆忙忙的离开。

    顾锦见这个小姑的次数很少,但是记忆深处知道这是个个性爽朗的女人。

    顾敏敏不知道什么时候领着夏金磊,站在了顾锦的身边。

    小男孩看着跟安明霁差不多,不过比小崽子更瘦弱一些,一看就是有些营养不良。

    瞧着对方黑亮的双眼,顾锦从皮箱中掏出一瓶钙奶,将一整包的饼干塞到他怀中。

    “吃吧。”

    听之前从屋内传来的话,以及现在的情形,顾锦能明白小姑一家日子过得不好。

    现在的物价还没有得到控制,正是缺粮多灾之时,只要是吃食卖的都是天价。

    低头看着被塞到怀中的钙奶跟饼干,夏金磊咽了咽口水,却不曾动分毫。

    他抬头凝视着顾锦,脆生生地喊道:“锦表姐。”

    “真乖。”

    顾锦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这一幕看在安明霁的眼中,感觉十分刺眼。

    连带他看夏金磊的目光,充满了警惕与排斥。

    顾锦很快收回手,提着皮箱对顾家杰说:“我先把东西放屋里去,一会儿再去看爷爷。”

    “那我先告诉他们一声?”

    “行。”

    顾锦跟安明霁回到了东厢房,把皮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两条小熊猫牌香烟,几瓶酒,糖果饼干,大白兔奶糖,还有买的花布,两罐麦乳精等。

    这些都是买给家里人的。

    顾锦将不易碎的都装到袋子里,交给安明霁:“你先把东西拿到前厅去,我一会儿就过去。”

    安明霁点了点头,拎着东西转身离开。

    在他离开房间后,顾锦将空间里还剩余的白面,大米,还有瓜果蔬菜拿出来一些,堆积在屋子地上。

    她临离开前,只给家里留了充足的粮食吃食,却忘记了还在县城的小姑一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