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逼到一定份上,小姑一家又怎么可能会上门哭求。

    看了一眼屋内堆积的大米,面粉,瓜果蔬菜,顾锦拎着两瓶酒还有麦乳精转身离开,朝前厅走去。

    他跟安明霁是前后脚来到客厅。

    屋内坐着爷爷,大伯,大伯母,以及小姑跟小姑夫一家。

    顾家杰也领着顾敏敏、夏金磊站在一旁。

    在看到顾锦的时候,顾秋珍眼中闪过惊艳之色,少女亭亭玉立模样好看的很。

    她红着双眼看顾锦,脸上挂着勉强的笑容:“这就是小锦吧,一转眼都长成大姑娘了。”

    顾锦笑着喊:“小姑。”

    “唉!好孩子。”

    顾秋珍没想到向来不言不语的顾锦,会如此痛快的喊人。

    她站起来,想要拿点什么东西给她,最终发现这次回家啥也没带,从兜里掏了掏,拿出一张两块钱。

    她拿着两块钱,走到顾锦面前就要塞给她:“你拿着去买零嘴吃。”

    顾锦哭笑不得地推拒着:“小姑,我都是大人了,还是留着给表弟买零嘴吃吧。”

    听到她提起儿子,顾秋珍看向站在不远处,抱着钙奶跟饼干的夏金磊,双眼越加红了。

    坐在上头的老爷子看到女儿又要哭,张嘴就呵斥:“行了!别哭了,就知道哭哭有啥用,有啥事不能过去。”

    听到老爷子呵斥声,顾秋珍眼中的泪终究是没敢落下来。

    她见顾锦不接钱,捏着两块钱回到座位上垂着头默默无声。

    顾锦望向坐在小姑身边的小姑夫。

    小姑父长得挺壮的一人,不过气质倒是挺温和,好像跟小姑在一家厂子里,还是个小队长。

    老爷子也在盯着夏洪国看,问:“洪国,你是个啥意思?”

    夏洪国周身散发着低沉之气,他先是扫了一眼坐在老爷子不远处的顾德昌跟陈红,见两人脸上并没有排斥与嘲讽,这才缓慢出声:“县里的物价太高,粮食也高的离谱,我跟秋珍的工资也顶不住了,想着来村里看看有没有粮食买一些回去,先扛过这一阵再说。”

    顾老爷子抽了一口旱烟,“今年连续一个月的大雨,地里的庄稼全都糟蹋了,村里的人也都没粮吃,为了填补饱肚子很多村民都去后山挖野菜吃。”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可在听到老爷子一番话后,夏洪国跟顾秋珍两人脸上,还是露出明显的失望与艰难之色。

    “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顾秋珍想到日后的艰难,坐在凳子上又开始抹眼泪。

    老爷子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瞧着唯一的女儿终究是有些不忍,可他面上却不显丝毫。

    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儿子跟大儿媳,他轻轻叹了口气。

    顾德昌在听到老爷子叹气,他抬头出声:“爹,家里的大米跟白面还有富余,不如让小妹跟妹夫搬走一些,我们总归靠山以后还能去山里找些吃的。”

    陈红闻言脸色一变,在看到站在屋内的顾锦都没开口,她默默低下头。

    听到有大米跟白面,夏洪国跟顾秋珍脸色转为惊喜,可随即他们又露出苦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