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黑市的泉哥,顾家杰一下子想起这人。

    他将肩上的面粉放在地上,一口应道:“行,回头我跟原子、五仁他们去县里看看。”

    众人本来还对顾锦认识黑市的人有些疑惑,在听到顾家杰一口应下,这才明白原来是家杰带她认识的,众人之前心底的小心思落下来。

    坐着的夏洪国这时开口说:“你们说的刘泉我也知道,这人在县里卖粮食,可也不是谁都能从他手里买出粮食的,这人卖的粮食不止价钱低,且还都卖给那些家里没有工人,日子混不下去的人,我们找了门路去买,人根本就不理会我们,哪怕提价也不卖给我们。”

    “还有这事?!”

    陈红一听这话,立马急了。

    此时她根本不考虑投机倒把,现在都是灾荒了,谁管谁啊,当然是填饱肚子最重要,她想着赚钱也是为了家里着想。

    当然,她是绝对不承认,是被顾锦跟亲儿子带的胆子也跟着大起来,只要为了家,只要能赚钱,她就干!

    顾秋珍对她点点头:“我跟孩子爸试过好几次了,就是不卖给我们。”

    “这哪有放着钱不赚往外推的道理,这人是不是傻?”

    陈红的自言自语,听在一旁的顾锦耳中,反而让她露出欣慰的笑容。

    刘泉这事办的不错,她笑着对众人说:“你们去买粮食带上杰哥去,他见到了杰哥肯定会卖给你们粮食的。”

    “家杰这么好用?”

    顾秋珍对此表示怀疑。

    其他人也是如此。

    就连顾家杰也表示疑惑,他怎么不知道自个这么好用。

    顾锦露出略带深意的笑容:“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她这话刚出口,一家人将目光纷纷放到顾家杰的身上。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顾家杰感觉有些渗人。

    尤其是老妈发亮的双眼,看他就如同看一锭金子般。

    他将求救的视线,放在顾锦的身上:“小锦……”

    他刚开口喊了一个名字,顾锦再次开口:“我让人明天送家里一些面粉跟大米、青菜,小姑在家住一晚,等回去的时候带一些。”

    “好,好孩子。”

    顾秋珍站起来,走到顾锦面前,拉着她的手红了眼眶。

    这时候的粮食吃食,那可是救命的。

    顾锦笑着安抚她几句,就领着小崽子回了房间。

    在她走后,一家人围着顾家杰问东问西,所问之事无一不是为了粮食。

    回到房间,安明霁望着堆在房间的大米跟白面,还有新鲜的蔬菜,他眼底的神色沉了沉。

    现在他清楚知道一件事,哪怕是阿锦姐姐跟家人如此亲近,可知道她秘密的只有他一个人。

    这个认知,不禁让他心中十分开心。

    而且回了青山村,这就代表着,他又可以跟阿锦姐姐睡在一起。

    这同样让他喜不自胜。

    当晚,顾锦跟安明霁再次同床而睡,彼时两人心下不再感觉有缺失。

    因彼此熟悉的气息就在身边,他们睡得很快,也非常沉。

    若不是大半夜,大门被人敲得嘭嘭响,还伴随着焦急的喊声,两人说不定一觉睡到大天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