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嗥嗥嗥……”

    “嗥嗥嗥嗥……”

    群狼的嗥叫声响了很久,直到它们退散,周围的紧促与危险才逐渐消散。

    “俺滴个亲娘喂!”

    其中一个汉子在狼群撤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后怕的声音,其他人也都吓得不轻。

    “啊啊啊……疼死我了!”

    这边刘老二抱着腿,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顾德昌跟夏洪国两人,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就算是如此,两人也一直站在顾锦的身前,防止狼群突然攻击。

    顾锦虽说跟顾家没血缘,却也是他们的亲人,是家里的小辈。

    何文庆作为上山的带头人,在狼群撤退后发现没了危险,第一时间让人抬着刘老二下山。

    他清楚狼的脾气秉性,阴险狡诈,睚眦必报,按理说他们有人将狼崽子偷走,群狼肯定会狠狠地报复他们。

    虽然不知道狼群为什么没有攻击他们,不过此时狼群撤退,他们还是赶紧离开,谁知道狼群还会不会返回。

    一行人下山的速度比来时还快。

    刘老二因疼痛发出的哀嚎声,众人怕他再吸引来什么猛兽后,直接用袜子堵住了嘴巴。

    顾锦站在大伯顾德昌跟小姑父夏洪国的身前,跟着人群快速下山,她知道这是两人怕她落下队伍,所以才让她走在前面。

    下山的路上十分安静,直到进了村,众人这才都狠狠松了口气。

    回到家后,顾家人都没有谁,当着众人的面顾德昌拉下脸,狠狠地说了顾锦一通。

    “……你一个女孩子上山也不怕危险,这要是家杰我早就上棍子开打了,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老二(顾德浩)交代,以后做事走走脑子,若是在山上狼群发狂,你躲都躲不了……”

    听完大伯念完经后,顾锦神情认真的保证道:“以后保证不再犯了。”

    在老爷子,大伯母,小姑,小姑父,堂哥不认同的目光下,顾锦也知道众人是担心她,所以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认认真真地保证不再犯。

    当然,这也就是嘴上一说,该做的她还是会做。

    “锦丫头,这事是你太任性了……”

    接下来顾锦又在大伯母,老爷子,小姑等人的轰炸下诚诚恳恳认错。

    夜深了,得到她的再三保证后,众人这才放她离开。

    顾锦离开客厅,在门外看到披着外套的安明霁。

    对方好看的脸上挂着担忧的神色,看到她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依赖与委屈是显而易见。

    “这是怎么了?”

    顾锦只看到了小崽子委屈的模样,就心疼的不行。

    安明霁走到她身边,冰凉的手牵起她温暖的手,“阿锦姐姐,下次不要再做危险的事。”

    顾德昌,夏洪国回来时,安明霁就爬起来往客厅这边走。

    他听到了众人被狼群围攻的场面,想到顾锦当时也在场,虽然知道她有神秘莫测的能力自保,可要是万一受伤了呢。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他整颗心都揪起来。

    顾锦知道这小崽子是心疼她,眯起双眼笑了:“知道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