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随意的口气,听在安明霁的耳中,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走心。

    回屋的路上,他紧紧跟着顾锦的脚步,内心已经决定,以后修炼的时间一定要加倍。

    若是他再找不到玄天诀的入门,以后如何保护阿锦姐姐,他一定会变强的。

    顾锦回屋就睡下了,在她睡下后,安明霁坐起身,盘膝而坐默念玄天诀心法口诀,想要找到入门的蛛丝马迹。

    ……

    第二天,青山村都传遍了,上山打猎的村民被狼群围攻的事,还有刘老二被狼咬的情况。

    在灾荒面前,人们也是为了一口吃的,才会冒着生命危险上山。

    刘老二的腿被咬的不轻,听说腿都残了,就算是看大夫也好不了的那种。

    今个一天,刘老二家里的哭声一直不断。

    众人对此也是唏嘘不已,不过上山的念头是就此停下来。

    顾锦一天都在家里待着,刘老二的腿保不住了她也清楚,这不禁让她想起了梦境中的前世。

    明霁的腿就是被刘老二打断的,今生她一直什么都没做,这报应却亲自降临到对方身上,当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望着身边乖巧看书的少年,顾锦眉眼都温和起来。

    今生有她护着,任何都不得伤他分毫,动他者必十倍百倍还之。

    察觉到放在身上的视线,安明霁将放在书本上的视线移开,抬起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俊逸好看,皮肤好的没有一点瑕疵的脸。

    这张脸看在顾锦眼中,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好看的让人恨不得狠狠拉到怀中揉搓两下。

    她克制有些发痒的手,脸上露出散发着母性光辉的笑容。

    可这笑容落在安明霁眼中,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阿锦姐姐眼中的克制,他看着心下有些颤抖。

    顾锦也知道自己的笑容可能不太自然,干咳了一声,转移了视线。

    在她移开视线后,安明霁带着疑惑的情绪继续看书,至于看进去多少就无人得知。

    顾锦托着下巴,看向小院的院落。

    今早她屋里的大米跟面粉、青菜,就被大伯母分配好,小姑跟小姑父带走了两袋大米,两袋面粉,还有一些新鲜的青菜走,剩下的都搬到了厨房里。

    还有她这次回来带的烟酒,糖果饼干,麦乳精等也都分成了两份,让小姑一家带走一份。

    小姑跟小姑父一家是带着大包小包离开,还有能吃好几个月的吃食,他们说什么也要给钱,说不会白拿家里的东西。

    陈红知道这些吃食都是顾锦给的,她拿着这钱也不合适,将钱给了自家男人,让他把钱给老爷子送去。

    这件事在顾家是过了明面的,尤其是在顾锦面前情清清楚楚,众人都明白她的用意。

    想到大伯母这人,顾锦不禁弯起唇角。

    虽然她为人有些斤斤计较,可在一些大是大非上却并不糊涂,甚至身上有着一股劲头,只要为了自家男人跟孩子,她都能豁得出去什么都干得出来。

    惬意的时光总是过去的很快。

    夜幕降临。

    顾家的人吃完晚饭,准备回房间休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