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回头,对老太太说:“老夫人,是裘先生开车出去了。”

    裘老太太身子骨不好,身边一直有护士照顾着。

    听到护士的话,老太太眉头紧皱:“这孩子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老太太大家出身,书香门第,跟裘老爷子算是门当户对,可惜老头子去的早,她跟女儿儿子这么多年来在家族的庇护下,倒是一直安稳度日。

    女儿嫁给了万海市的有头有脸的人,日子过得美满,没有什么家庭纠纷,还生了个听话懂事的外孙。

    可儿子别说是给她生个大孙子了,这么多年身边连个知心人都没有,老太太每每想起这事都十分忧愁。

    “也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时候才给我领个儿媳妇回来。”

    女护士人近中年,特别理解老太太的心思,她笑着说:“裘先生不愁没有姑娘嫁给他。”

    这话老太太爱听,她笑着闭上了双眼。

    儿孙自有儿孙福,她不会插手,虽然着急却也不会逼迫孩子们。

    女护士知道老太太有头疼的毛病,走到床边为她按头好入睡。

    ……

    这边,裘强海开车直奔约定的地点去。

    当在一辆大货车朝他的车身撞来的时候,那一刻他想起了顾锦的话。

    让他不要亲自驾驶车辆,尽量少出门。

    可惜一切已经晚了。

    在关键的时候,望着直冲而来的大货车,裘强海目眦欲裂,有那么一瞬间,他头脑变得清晰起来。

    他红着双眼脚下狠踩油门,将车躲避货车的撞击,主动撞到不远处的店铺。

    可就算是如此,大货车依然撞到了他的车尾,本就他在撞击店铺时头磕在方向盘,之后又在货车的碰撞下,身体受到了大力地撞击。

    头上流出大量鲜红的血色,他整个人陷入了昏迷,生死不知地趴在方向盘上。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都被这一变故吓的不轻,尖叫声响起,有人打电话报警,也有人大着胆子上前。

    庆幸裘强海出事的地方距离医院很近,医护人员很快就到达了现场,有医护人员认出了他的身份,当即通知了他的家人。

    万海市余家的府邸,裘青芸接到弟弟的电话,听到是陌生人眉头紧皱,在得知弟弟在医院生死不知时,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闪过惶恐不安。

    她颤着音问在哪家医院,对方报了地址后,她又嘱咐不许再通知其他人,老太太的身体不好,若是知道了消息再受了刺激,身体怕是要不好。

    又问了一些事宜后,她将电话挂断,站起身就在大厅喊道:“备车,快备车!”

    余老爷子跟余清李刚从书房谈完事出来,就看到自家夫人(儿媳妇)惊慌失措的模样,再无往日的优雅。

    余清李这是第一次见裘青芸如此慌乱,他问:“出什么事了?”

    “小海,小海出事了,他被人开车撞了,现在人在医院生死不知。”裘青芸虽然极力保持冷静,话出口也难掩哽咽与颤音。

    一听说裘强海出事,余老爷子跟余清李都不禁面色一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