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打破了沉默:“这个顾小姐听起来很有意思。”

    “是。”余清李没有反驳。

    他了解父亲,知道父亲对顾小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且看老爷子眼底闪烁的亮光,余清李总感觉像是他小时候被算计时的模样。

    他小时候总是调皮捣蛋,老爷子是棍棒跟算计一同上,可是没少让他吃亏。

    这还不止,老爷子每每算计他后,又总是让他心服口服。

    余老爷子转动着手中的手杖,声音轻飘飘道:“天亮以后联系一下这顾小姐,老头子我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听到裘强海的司机说出,顾小姐提醒过小海不要驾驶车辆,少出门的时候,老爷子心下想到了很多。

    首先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是,修者。

    在华国有一个小群体,他们行走在未知的领域,有着诡异的身手与能力,属于各大家族以及不同权势的势力。

    这个小群体,是修行的修士。

    想当年他也是扛过枪,打过叛乱者的老将,知道现在的陛下之所以能胜利统治权势,打倒想要篡位的祸乱稳坐高位,不正是因为预知修者的提示。

    老爷子猜想着小海的车祸,这顾小姐要么是车祸的主谋,要么就是有着预知能力的修者。

    如果是前者必不可饶恕,若是后者,老爷子的心情有些隐隐激动。

    ……

    青山村。

    第二天,顾锦一大早起来。

    如今家里没什么事,大伯母知道从哪里能买到便宜粮食,剩下的就是如何度过这几个月的艰难,相信家里不需要她的担忧。

    她决定今天就带着安明霁离开,回万海市把家里好好布置一下,再准备开学所需要的东西。

    这一次顾锦离开,依然是顾家杰相送。

    在车站分离之际,顾锦笑着开口:“杰哥,若是家里安顿好了,你想要开火锅店就去川市走一圈,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买来好的底料方子。”

    听到她提起火锅店的事宜,顾家杰舔了舔,干燥的唇。

    他点了点头:“好,等安顿好家里没啥事,我跟原子,五仁就去一趟。”

    “嗯,我买了电话,到时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

    顾锦将手机号说了一遍。

    记下电话号后,顾家杰点头:“行,我知道了。”

    顾锦与安明霁坐上车离去。

    望着远去的车辆,顾家杰神情有压抑不住的激动,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原子跟五仁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川市之行。

    ……

    万海市。

    余清李昨晚陪着夫人在医院守了大半夜,第二天又召开紧急会议。

    等他终于消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

    坐在办公桌前,伸手按压酸涩的双眼,余清李感觉浑身疲惫。

    最近的事物太多,尤其是在老领导即将离任期间,以往很多问题都浮出水面。

    余清李明显感觉到最近针对他的事繁多,事倒是不大可太过频繁,就算是鸡毛蒜皮的事,这对他来说都有可能致命。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老对手的手笔,是为了上面的那把交椅,只为成万海市唯一的话权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