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正在客厅摆水壶水杯的安明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轻轻抿了抿唇,阿锦姐姐每每为他着想付出的时候,他心底更加坚定了以后一定要对她好,哪怕是将世界捧到她面前也在所不惜。

    乖巧顺从的声音随之响起:“好,听阿锦姐姐的。”

    顾锦没有察觉到安明霁的停顿,她只想要给这孩子最好的。

    对方的乖巧,戳到了她的心软之处,她笑着说:“你也不能什么都听我的,若是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我不会去左右你的人生,我所说的一切只是建议,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你的手中。”

    “我知道的,阿锦姐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

    顾锦停下手中擦着门框的抹布,听安明霁的认真口气,她转过身来。

    瞧着小孩认真的脸,她脸上露出戏谑的神情:“你怎么知道我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将你卖了,只为卖个好价钱。”

    “那我也心甘情愿。”安明霁撇撇嘴,一脸的不相信。

    “算你有良心。”

    顾锦回头继续擦门框。

    虽然房子没有住过人,但是大扫除还是要做的。

    等两人做完大扫除,将房间重新整理一遍,已经到了下午两点。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顾锦对安明霁说:“回房换衣服,我们去赴约。”

    安明霁点了点头,转身回了房间。

    顾锦换上了她挂在衣柜中的旗袍,要见的人是万海市有身份地位的人,为表示她对自己以及对对方的尊重,理应穿的稍显正式一些,这是她前世所学的礼仪中基本课程。

    当然,在这前提下,是顾锦对所见之人抱着好感。

    顾锦穿的是那件绣着牡丹图案的旗袍,牡丹花开富贵,是华国人喜爱的花种,它象征着富丽,象征着灿烂,也代表着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富丽花朵的旗袍显出富贵逼人,雍容华贵之态,甚是美丽。

    即使顾锦年轻,依然将这件旗袍衬驾驭的很好,她穿着非常大气,美丽的不可方物。

    她脚踩一双白色带跟的鞋子,随手拿起床上与旗袍搭配的手包,抬脚走出了房间。

    在屋外客厅,安明霁早已穿戴整齐,修身的牛仔裤,一件合身的T恤,脚上踩着一双对勾牌子的运动鞋。

    少年整洁清爽又时尚,当真是帅气又迷人,尤其是那干净的气质当真是赏心悦目。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顾锦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都觉得自家崽儿是最靓的崽。

    看到顾锦走出房间,安明霁一眼就傻了。

    他的阿锦姐姐太好看了,简直就跟画里走出来的仙子一般,好看的让人移不开双眼。

    他直勾勾地盯着顾锦,双眼闪烁着占有,对美好事物独占的光芒。

    顾锦笑眯眯地走到他跟前,上前拍了拍他的肩,“怎么,看傻了?”

    对方直勾勾的目光,她再迟钝也发觉到了。

    安明霁点头,傻傻道:“阿锦姐姐真好看。”

    好看的他恨不得藏起来,谁也不给看。

    是女人都喜欢被人夸,顾锦也是个女人,当然也不例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