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顾锦承认有预知能力,余老爷子双眼露出惊人的亮光,他握着手杖的手,在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在众人的视线中,他快速地站起身来朝顾锦弯身。

    “爸,您这是做什么?”

    余清李一惊,赶紧站起来要去搀扶老父亲。

    余老爷子躲开了他搀扶的手,站直了身体,激动地问顾锦:“不知道顾小姐是隶属哪家势力的修士?老朽感谢姑娘对小海的救命之恩,也厚着脸皮想要与姑娘结识一番。”

    顾锦:“……”

    安明霁:“……”

    余清李:“……”

    老爷子话一出口,在场的三人是纷纷一头雾水。

    顾锦迷茫地望着老爷子,情不自禁地问出新知晓的词汇:“修士?”

    余老爷子点了点头:“姑娘能有预知能力,可见是修为不一般的修士,据老朽所知,在这世上能有这样能力的人绝对不超过三个。”

    “不超过三个?”

    顾锦觉得刺激有点大,她需要缓缓。

    余清李这边,像是也明白了什么,不再打扰父亲与顾锦的交谈,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

    安明霁垂着眸,眼底的神色无人看得到。

    房间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屋内众人的呼吸却清晰颤动着。

    余老爷子看顾锦脸上的表情,迷茫中带着几分诧异,又有写说不清的复杂。

    他疑惑而试探问:“莫非姑娘不属于哪一家势力?”

    声音有着难掩的激动,还有强烈的期待。

    顾锦轻轻摇头:“我不明白,什么是修士?还有这世上有其他人也有预知能力吗?”

    她的预知能力是得到空间上古之术的传承,本以为此能力颠覆了世界与认知,却没想到原来不止她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余老爷子死死地攥着手杖,不答反问:“姑娘现在的修为如何,可入了门?突破了炼气几层?”

    顾锦揉搓着手指,指尖上的灵力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聚拢。

    她没有隐瞒:“炼气七层。”

    此时顾锦的认知被颠覆,她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修士,有着跟她一样的能力。

    而且,听余老爷子的态度,对方一早就认定了她是修士。

    “炼气……炼气七层……”

    老爷子听到顾锦的修为,激动地浑身颤抖,“顾小姐小小年纪竟然已经达到了炼气七层的高峰,当真是修炼天才!”

    顾锦想听到的不是这些,她想要了解其他修士的情况,还有之前老爷子所说的预知能力。

    她直言相问,余老爷子自然是将所知的一切都告知她,尤其是在顾锦不属于任何势力的情况下,他有心与其交好。

    “在这世上有一群人游走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他们是修士,修炼着不凡而诡异的能力,这个群体又分为不同的势力,隶属于各个不同的家族。

    任何一个修士,都可以以一敌百,在冷兵器以及热武器的包围下,他们都能轻而易举的胜利,修士是各大家族争破头想要拉拢的对象。”

    说到这里,老爷子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而认真地观察着顾锦脸上表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