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老爷子闻言瞪圆了双眼:“怎么可能!预知修士每一次预知都会折寿,否则上一任君主身边的预知修士也不会早早就殒命。”

    “……”

    顾锦瞪圆了双眼。

    这玩意儿还能折寿?

    呵呵……她好不容易重活一世,不会因为这预知能力连前世的寿命都活不到吧。

    顾锦认真回忆起,得到的上古之术中详细记载。

    发现并没有折寿这一说,只记载着功德加身越多能力就会越加卓众。

    如此,她安心不少,只要不折寿就行,否则就得不偿失了,那还不如没有这狗屁能力,在她眼中什么都不如活着。

    看了一眼身边眉目如画的少年,其实她也是放不下这孩子,若是在对方还没成长起来的时候她就离去,不知道没有她护着,少年会遭遇多少磨难。

    想到前世安明霁所承受的痛苦,所经历的种种磨难,顾锦就满心难过与心酸。

    她绝对不会让少年再去经历一遍那样的磨难,这一世有她在,不会再让他去重复前世的一切。

    安明霁察觉到顾锦的视线,抬眸,深邃的桃花眼眸中皆是依赖的柔和。

    顾锦笑着拍了拍他身边的手,动作温柔而安抚。

    她回头再次看向余老爷子,问:“不知道老先生如何对修士之事知道的如此清楚?”

    尤其是京城内阁四大家族,这是她前世身在京城也不知道的情况。

    余老爷子笑呵呵道:“那是因为,我也曾阴差阳错下修炼过,奈何只摸到了入门,却无法再进一步。”

    这话一出,不说顾锦震惊,就连亲生儿子余清李都十分诧异。

    余清李对于修士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尤其是他身处这个位置,肯定要比一般人知晓的要多。

    只是听到父亲说他也修炼过,余清李是当真震惊得不行,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知道父亲也是修炼者。

    望着眼前眉目慈祥的胖老头,顾锦手指上的灵力聚集起来,快速朝余老爷子身体飞去。

    蕴含着平稳的灵力,飞入余老爷子的身体中,在对方的身体搜寻了一圈,果然发现了残留的灵力,虽然少得可怜,但的确存在着,

    她的手收回,送出去的灵力在老爷子的身体转了一圈,随之与他的血肉融合在一起。

    顾锦没感觉有什么,可余老爷子脸色很快变得红润起来,那种容光焕发的模样,看的一旁的余清李眼底闪过莫名的光芒。

    老爷子明显察觉到身体轻松起来,身体多了不属于他的灵力,让他四肢都充满了力量。

    他满脸激动道:“顾小姐的灵力果真深厚。”

    顾锦眉头轻皱,她只是在探测对方身上的修为,并没有做什么,可余老爷子竟然吸收了她的力量。

    像这种情况,她经常对安明霁做,并没有像老爷子这样的变化。

    对方容光焕发的模样,看的顾锦轻轻皱眉。

    她侧头望着坐在身边一直乖巧的少年,

    安明霁也抬头,平静无波动的眸子深深地望着她。

    顾锦弯起唇角,拉着他的手,用灵力去搜寻少年的修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