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硕并没有立即应下,“我晚上要出门同学聚会,一会儿就要过去了,什么事这么急能不能改天再说?”

    “不行!现在立刻马上过来!”

    余清李打断了儿子的讨价还价。

    这是他第一次对儿子如此强势,言语中的命令与不容反驳让余硕感觉到事态有些严重。

    “好,我这就过去。”他应下,挂了电话,转身上楼换衣服。

    过了片刻,坐上家里的车直奔海江酒店而去。

    海江酒店是属于小舅舅的产业,父亲将他喊过去,莫不是跟小舅舅的事有关?

    想到今早在医院看到还在昏迷的小舅舅,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可事情并没有结束,他察觉家里周围的人手增加了不止一倍。

    想到最近家里的情况,余硕坐在车里,将接下来的跟同学朋友的聚会全部推了。

    在余硕赶来的路上,顾锦又问了余老爷子一些有关修士的问题,甚至还隐晦的提起炼丹的事宜。

    老爷子听到顾锦提到炼丹的事,并没有认为哪里不对,也没有往顾锦的身上去想,毕竟她有了稀有的预知能力,修为还如此高,而且是修士都知道炼丹之术,知道丹药的可贵稀有。

    “几十年前炼丹师就非常稀有,现在没听说有炼丹师的存在,即使有也被各大家族藏着。”

    也就是说这世上也有炼丹师,顾锦得到了答案轻轻颔首。

    她还有一个问题很疑惑:“余老先生说京城各大家族中都有修士效忠,可这些修士能力如此突出,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效忠呢?莫不是这里面有什么不可说的东西?”

    老爷子摇了摇头:“四大家族中的子弟大多是异能修炼者,而且这些家族的能力摆在那,所需要修炼的奇珍异宝也能比平常人更容易得到,他们的能力比外界散修要卓越。

    而且大多效忠的修士大多是被拉拢,其中也有一小部分是主动效忠,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如同上下级关系,或者说合作关系。”

    顾锦点了点头,表示知晓。

    余老爷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顾小姐,你这样的人注定不会被掩藏,早晚会被人发现,若是你现在的超高修为传到了京城,到时必会惹来四大家族的争夺。

    有些事还是要早作打算的好,尤其是你前段时间低价卖粮之事,这是好事,可惜触犯了不少人的利益,即使万海市距离京城很远,很多事只要有心人想要查,终究是查到你的身上。”

    顾锦脸色变了变,她扶额道:“我并没有亲自卖粮,大多是交付给他人散卖,应该不会查到我的身上吧?”

    她的言语也有些不确定。

    “非也非也。”余老爷子摇头,叹息道:“你可知道今年华北的灾荒,有多少人做足了准备,想要顺势发一笔国难财,而顾小姐你就触犯了这些人的利益。

    万海市算是整个华北区影响最少的区域,京城所受到的影响都比这里大,你给小海的一百万吨粮食,已经在运送京城的路上,一旦这些粮食到达了京城,上面一定会有人将目光放到这里,只要上面真心要查,到时顾小姐就无所躲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