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内心非常不雅地骂了句脏话,现在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其他修士在,她明白在这个网络还不发达的时代,那些人想要找出她是轻而易举。

    随即她眉目微挑,盯着眼前的余家父子二人,浅黑色的眸子清冷迫人,声音也不再温和:“余老先生,你们早就知道情况,可现在才告诉我,到时候事发岂不是我成了靶子?”

    不等余老爷子开口,余清李接话道:“我们是在将一百吨粮食运送京城后,才知道顾小姐还在其他地方售卖粮食,并且数量还不少,之前跟小海提过这件事,想着哪天约你见一面,并没有打算将所有事让你一个人抗。”

    他们本身受了顾锦的恩惠,不可能再去恩将仇报。

    顾锦唇角微微挑起,对于余清李这番话也不知道信没信。

    余清李望着少女似笑非笑的表情,知道她有所怀疑,他神情无奈:“其实早在小海从顾小姐接触的时候,我们就牵扯到一起,说是风雨同舟也不过分。

    现在既然说到了这件事,顾小姐可以将你的想法说出来,毕竟是余家承你的情,只要你不想要人知道,我一定会将所有痕迹处理好,不说彻底干净,却能保证不会怀疑到顾小姐的身上,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这是顾锦想要的结果,她现在所求是未来几年的清净,不想要有人来打扰她的安稳日子。

    至于余清李所说的风雨同舟,强硬将她跟余家牵扯在一起,倒是没有什么情绪。

    想到过两年甄家会来寻她,京城还是众多修士聚集地,三年后她还要考到京城大学,顾锦隐隐觉得她的安生日子会很短。

    “我不想任何人打扰我的清净生活,以后也不会再做出任何让人怀疑的事,这件事麻烦余先生帮忙处理一下,感激不尽。”

    “顾小姐客气了,这是应该的。”

    余清李声音温和,态度友好。

    想了想,他告知顾锦:“这件事要处理干净,肯定要推出能担得起事的人出来,余家已经往京城送了百吨粮食,这件事我打算由余家出头,到时候的功绩也会被余家承担,这是无法避免的

    顾小姐若是想要什么补偿,可以尽管提,毕竟是我们得利在先,只要顾小姐提出来的要求,余家上下竭尽全力也会满足。”

    顾锦摆手拒绝:“不需要,只要没有人能打扰我的清净就好。”

    “咚咚……”

    余清李还要开口说什么,房门在这时被人敲响。

    余老爷子对把守在门口的护卫使了个眼色,后者将门打开,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少年。

    “少爷。”

    余硕望着老爷子的护卫,轻轻颔首,抬脚进了房间。

    踏入房间的第一时间,余硕最先注意到的是坐在沙发上模样出色,满身气度不凡的少年少女。

    他眼中闪过惊艳,好看的人不是没见过,可坐在沙发上的两位,无论是模样还是浑身上下的气度都太过吸引人。

    见两人也望过来,余硕一瞬间恢复平静神色,他露出疏离而友好的笑容,礼貌的收回视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