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硕朝坐在沙发的余家大家长走去。

    “爷爷,爸。”

    听到孙子唤人,余老爷子对他招了招手:“过来。”

    余硕抬脚走到老爷子跟前,浑身上下透着谦逊而阳光的气质。

    在孙子走近后,余老爷子站起来,牵着他的手朝顾锦走来。

    他脸上堆满了笑容:“顾小姐,您看看这我这孙子如何?他虽然没出息了一些,可胜在乖巧懂事,若是你看得上只管领走,是打是骂我们绝对不掺和。”

    “……”余硕脸上的谦逊消失。

    没出息,这说的是他?

    排在班级第一,各项特长拔尖的他,永远是别人家教导孩子的典例。

    只管领走打骂?

    余硕更是一脸的懵逼。

    我是谁,我在哪,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么一转眼,最疼爱他的爷爷,竟然要把他卖了的感觉。

    而且,望着眼前坐在沙发上的少女,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爷爷站着,对方坐着的违和场面。

    就算是万海市的一把手,见到他爷爷也要恭恭敬敬的。

    怎么眼前的少女,值得爷爷站起来好声好气的说话。

    他还从中听出爷爷言语中,带着几分巴结肯定的语气。

    顾锦被余硕脸上懵逼,以及傻掉的表情逗乐了。

    她站起身来,笑着伸出手:“余硕,幸会。”

    “你好。”

    余硕傻傻地伸手,与顾锦的手交握。

    一直坐在沙发上乖巧的安明霁,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两人的手,眼底闪烁着不悦的光芒。

    很快两人的手分开,他眼底的光芒这才恢复正常。

    不过对于余硕,他心底已经打上了叉号。

    顾锦笑着开口自我介绍:“也许该喊你一声余学长,再过几天我就要入读市一中,到时候我们就是校友师兄妹了。”

    余硕还是满脸的懵逼,不明白眼前的状况,他故作镇定地点点头:“学妹。”

    “喊什么学妹,喊师傅!”

    余老爷子狠狠地捏了一下孙子的胳膊。

    然后,又笑容满面的看向顾锦:“顾小姐,你看这孩子就是傻乎乎的,还希望你多多调-教。”

    这话一出,余硕嘴角狠狠抽了抽。

    谁告诉他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的少女是什么来头。

    一个即将成为他学妹的人,怎么被爷爷如此重视。

    还有调-教,余硕很想问问爷爷,你确定这不是开玩笑?

    他甚至在想,眼前的少女,不会是爷爷给他搞来的童养媳吧。

    怎么看都有拉红线的嫌疑。

    怀疑这个猜想后,余硕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天知道他对此不感兴趣,天天被学校的那群女人烦,如今还要被家里介绍女人,老天让他吐血三尺吧!

    余清李扫了一眼儿子脸上生不如死的表情,他走上前,将儿子拉到一旁低语了几句。

    后者脸上傻傻的表情,在听到亲爹的话后变得震惊,随即变得呆滞,然后是不敢置信,最终再次变得呆愣傻傻的模样。

    对于亲爸说的话,他自然是明白的。

    什么修炼,异能修士,腾空而起飞行术等等,还有什么师傅徒弟的,他怎么感觉今个睡觉做梦还没醒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