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家在万海市的势力,是各界都要巴结的对象,若是余家过些日子能成功上位,那就是一手遮天的存在。

    这样的大家族为她一个人效劳,就跟开玩笑似的。

    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

    见她还是犹豫不决,老爷子声音哽咽:“顾小姐,我就这么一个孙子,余家以后再往上爬就算是进了京城,也进不了内阁。

    若是真到了京城那个大圈子,余家就是各大家族的棋子,我就想着让子孙后代到时不至于无路可走,爬到了一定的位置,不前进的后果必是狠狠跌落,老头子厚着脸皮求你收下小硕,也算是为了给家族留个后路。”

    老爷子言词肃穆而慎重,带着让人心酸的忧心。

    一个大家族倒下,会是无数人跟着受牵连。

    余家能走到哪里,老爷子也看得分明,他不想要让余家成为他人的随意摆弄的棋子。

    棋子二字听在顾锦的耳中,让她有所触动。

    前世她何尝不是别人手中的棋子,被人直接推出去当成靶子,揽下所有无中生有的罪名。

    若不是……

    顾锦侧头望着安明霁。

    若不是他,前世她将无人收尸,一直躺在冰冷的刑场中。

    回想到前世,顾锦的眼中闪过难过,与一丝丝的怨恨。

    这细微的变化被安明霁尽收眼底,他经常看到阿锦姐姐会露出相似的神情。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不想让她如此难过。

    安明霁站起身,走到顾锦的身边牵起她的手,他什么也没有说,而是抬头盯着余硕。

    即使不喜欢这人,可安明霁不傻,阿锦姐姐收对方为徒后,所得到的好处多多。

    他将眼中的冷漠和淡然收起,声音淡淡道:“我同意。”

    这是看在余家对阿锦姐姐有帮助的情况下,也为了不让她难过。

    安明霁直勾勾的盯着余硕,希望对方有自知之明,不要跟他抢阿锦姐姐,否则他一定会……

    会如何,他也不确定,只要对方跟他抢阿锦姐姐,他一定会做出无法控制的事来。

    “好!好!好!”

    余老爷子喜极而泣。

    他拉过余硕,站在顾锦的面前,声音严厉道:“小硕,快跪下行拜师礼!”

    余硕此时心情特别复杂,很多事情依然无法整理清楚。

    不过爷爷不会害他,他听对方的吩咐,朝顾锦弯下了膝盖。

    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除了长辈给一个外人弯身。

    还不止,他的双膝着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动作如机械般僵硬。

    余老爷子在他磕头的时候,让护卫准备了茶水,将茶水送到孙子手中。

    老爷子声音发颤:“小硕,快喊师傅!”

    余硕跪在地上,抬头望着眼前的少女,双手将茶水举过头顶递上去,他声音低哑:“师傅,请喝茶。”

    瞧得出这孩子脸上情绪不稳,也知道他还需要消化所发生的一切。

    顾锦缓缓伸手,将对方手中的茶水端起,送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

    如今对方已经行了拜师礼,也喝了敬拜茶水,余硕就正式成为她徒弟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