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回想空间中的修炼书籍,想到之前看过的《五行炼气秘笈》,这是初入门时所学的修炼书籍,所记载的修炼心法口诀,可让新入门的修炼者打好底子。

    这算是空间中较低级,但是很实用的修炼功法。

    顾锦决定就拿它来当做见面礼。

    她转身拿过放在沙发上的手包,借着从里面拿东西的动作,将空间总的《五行炼气秘笈》拿出来。

    东西到手,顾锦转身将书放到还跪在地上的余硕手上。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这是修炼功法《五行炼气秘笈》,里面的功法口诀简单易背,你只管照着修炼,若是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我也是第一次收徒弟,很多经验不足,对你我没别要求,只要别惹事生非乖一点就好。

    再者,但凡其他人师傅能给徒弟的,我必不会让你缺了少了,能教的我一定会都教你,剩下的就看你的天分与努力了。”

    余硕望着手中单薄的《五行炼气秘笈》,书封诡异而古朴,有着他看不懂的图案。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书交到他手上的时候,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压下来。

    那种感觉很强烈,却又很快消失,所以他也不确定是不是错觉。

    听到顾锦的话,余硕的心奇特般的安定下来。

    他双手举起手中的书,声音比之前恭敬些许:“是,谢师傅。”

    这一声师傅也喊的真切。

    一旁的余老爷子跟余清李见儿子刚拜师,就得到了修炼秘籍,脸上是遮掩不住的喜悦。

    顾锦望着跪在眼前的余硕,觉得不太习惯,开口让他起来。

    “你起来吧。”

    余硕十分干脆利落的站起身来,毕竟还是个少年,迫不及待地翻开了《五行炼气秘笈》。

    就在他打开书本的时候,望着书页上古朴的字迹,余硕感觉眼前有丝丝缕缕的白光闪现,紧接着白光涌向他的脑海中。

    他感觉大脑被攻击,一股力量在快速地运转,他不受控制地闭上双眼。

    眼前的一幕,对于顾锦来说何其相似。

    她抽了抽嘴角,心道不可能这么刺激吧。

    她初入空间,修炼凤灵诀的时候,不就跟眼前的余硕一样。

    等她再次睁开双眼,就达到了炼气六层。

    此刻眼前的余硕双目紧闭,手中的书本无风而起,这一幕诡异的让余老爷子跟余清李面露急切。

    他们担心孙子(儿子)出什么事,走上前就要做些什么。

    可不等他们靠近余硕,就被对方周围无形白色的包围圈攻击。

    余清李还年轻力壮,倒是没受什么影响,倒是余老爷子一连后退数步。

    还是余清李发现老父亲不妥,快步走到他身边将人搀扶住。

    父子二人望着余硕站在屋内中央,双目紧闭,头上的汗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他脸色的表情也越加痛苦。

    “顾小姐,小硕这是怎么了?”

    余老爷子声音慌乱,带着颤音。

    凝视着余硕捧着的书本中蔓延而出的灵气,将他快速聚拢起来,即使顾锦不愿承认,事实摆在眼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