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撇撇嘴,说不清是欣慰还是替自家崽子的羡慕:“这小子运气不错,现在已经入门突破了炼气,至于能到几层就不得而知了。”

    余老爷子:“……”

    余清李:“……”

    还以为孙子(儿子)受伤的余家父子二人,听到顾锦说的话,脸色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他们脸上的表情根本不受控制,之前的担忧、急切,与现在的开心、激动碰撞一起,怎么看都诡异而扭曲。

    余老爷子:“这……这当真?”

    顾锦点了点头。

    “当真是余家祖上积德啊!”

    余老爷子激动地是喜极而泣,望着孙子脸上的痛苦,他唇角勾起的弧度是平生之最大。

    一旁的余清李也不遑多让。

    这父子二人眼下脸上的喜悦之色,与站在房间中央忍受痛苦的余硕对比,是充满了违和感。

    若是被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是变-态呢。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顾锦已经确定余硕在进阶。

    她侧头凝视着身边的安明霁,见对方羡慕地望着余硕。

    知道他从一开始修炼就特别用心,顾锦心疼地握住他的手,

    她温声安抚:“小安乖,你年纪还小,不需要着急,日后你一定会最强的那个。”

    她这话本身就是随口一说,其中的安抚性比较强。

    安明霁却因这话有了动力,他双眼流露出坚定的光芒,用力地点点头。

    知晓余硕还需要等待许久才能停止进阶,顾锦拉着安明霁的手走到余家父子面前:“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余硕大概再有半个小时就差不多了,等他进阶后给我打个电话。”

    她也想知道,余硕会突破在哪一阶段。

    “可小硕这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余老爷子不放心。

    “不会,等他停下进阶,会感觉浑身疲惫,让他多休息多喝水就行,明天就会活蹦乱跳的。”

    “那就好,那就好……”

    余家父子知道余硕不会出什么问题,让屋内的护卫守着,他们亲自将顾锦与安明霁送到楼下。

    问清楚他们要去商场,更是让司机开他们出行的车,亲自送过去。

    对此,顾锦倒是没有拒绝。

    她跟安明霁出门的时候,是带着购买清单出来的,就是为了见余家人后,再去一趟商场将所需要的东西买回来。

    只是不曾想,这一来还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还收了个徒弟。

    因余老爷子跟余清李亲自下来送顾锦,海江酒店再次大规模清场,这一次的动静比较大。

    这是李青峰得到余家人同意后,亲自来进行的。

    瞧着站在门口,盯着远去汽车久久不回神的余家父子,李青峰对离去的顾锦深感震动。

    这少女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劳烦余老先生与余副州长亲自相送。

    而且看这架势,如此慎重。

    他心底默默决定,日后再见到顾锦与她身边的少年,一定要恭恭敬敬。

    这可是余家两位大佬都小心对待的人,他定不可得罪。

    直到远去的汽车变小,消失在街道上,余老爷子跟余清李这才转身上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