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今天的晚饭错后了三四个小时,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怕是早就饿了。

    安明霁举起手中的围裙:“我以为阿锦姐姐用得到。”

    不过看她关煤气一系类动作,知道今天是暂时用不到了。

    顾锦把锅在洗菜池刷干净,放到煤气灶上。

    她回头接过安明霁手中的围裙:“倒是忘了它,我这一身的油烟,明个怕是要洗衣服了,正好明天试试新买的洗衣机。”

    “嗯。”安明霁乖巧应声。

    顾锦将两盘菜放在饭桌上,又盛了两碗米饭摆上桌,“你先去洗手吃饭,我去打个电话,一会儿一块吃饭。”

    “知道了。”后者乖巧应声。

    两人一同离开厨房,一个往卧室走去,一个往卫生间。

    回到房间,顾锦看了一眼开机的手机,找到今天余清李给她打来的通话,按了回拨过去。

    通讯很快被人接起。

    不等顾锦开口问什么,声筒传出余清李克制不住的激动声音。

    “顾小姐,小硕进阶了,之前给您打电话手机提示关机……”

    “是师傅打来的吗?”

    声筒里面还传出来少年人的兴奋喜悦声,正是余硕。

    顾锦唇角微微弯起,手中的手机一直贴近耳边,她的脚步朝去卧室的衣柜走去,从里面找出居家的宽松衣服。

    她笑着问:“余先生,学长知道进阶到哪一层吗?”

    余家府邸。

    在知道顾锦打来电话时,余硕从他爸的手中将手机抢走。

    顾锦的这一声学长,刚好被他听在耳中。

    “师傅,您可别这么喊我,折煞我了!”

    少年一改之前的沉稳,声音有着克制不住的激动。

    顾锦是一时不太适应,突然冒出这么大一个徒弟,听到对方的话,她笑了:“那以后我直接喊你名字。”

    “好!”

    “你现在进阶到炼气哪一层知道吗?”

    “炼气一层,隐隐有突破二层的感觉!”

    余硕喜不自胜的声音,通过话筒传过来。

    即使对方没有站在眼前,顾锦都能感受到他的激动与喜悦。

    “那就好,你的天赋还不错。”

    顾锦将按了免提,将手机随手扔在床上,她一边换衣服,一边跟手机那头的余硕聊天。

    “这都是师傅的功劳,若不是师傅给我的《五行炼气秘笈》,我怎么可能如火箭般突破炼气一层,爷爷跟我说了,像我这样直接突破炼气一层的情况是从来没有过的,就连史书上都没有记载!”

    这是顾锦所不知道的。

    她换上宽松的居家衣,拿起手机疑惑的嗯了一声:“还有史书记载?”

    “当然,我问过爷爷,他说异能修士存在了上千年,这么多年来传下来的书籍中记载着,很多才能卓越的前辈经验,还有祖宗们刻骨铭心战斗的胜利记载,像是上一任君主开创的新时代……”

    在余硕说完后,顾锦问:“余老先生有这样的书籍吗?”

    之后,她听到余硕在手机那边喊了一声爷爷。

    余硕模糊的询问声音传来,顾锦听了个大概,随即对方很快回道:“有,就在爷爷的书房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