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眼中闪过深意,声音淡淡道:“很多事情我还不太了解,对那些书籍中的记载挺感兴趣,哪天有空想要登门拜访,不知道是否会打扰?。”

    “师傅您什么时候有时间,余家的大门随时为您敞开,恭候您的大驾!”

    余硕一改初见的沉稳,声音跳脱的就跟真正的少年人一样,充满了青春洋溢的活力。

    听到少年迫不及待的声音,顾锦的唇角弯起柔和的弧度。

    手机里余硕又问了修炼的问题。

    “阿锦姐姐该吃饭了。”

    顾锦刚要开口对余硕说什么,就听到门口传来的熟悉温润嗓音。

    她回头,看到倚在门框前眉目如画的翩翩少年,对方唇角弯起如春风般的微笑,一双桃花眼眸中泛着让人舒适的笑意。

    望着安明霁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释放着让人说不出的美好,顾锦对手机里还在说着什么的余硕开口:“先这样,有时间再联系。”

    “额……好的,师傅再见。”

    余硕的话戛然而止,声音夹杂着几分迷茫。

    他的情况顾锦一无所知,她挂断了通话,将手机随手扔到床上,朝倚靠在门前的安明霁走去。

    “走,吃饭去。”

    两人往厨房走去,那里有属于他们的晚餐。

    余家府邸。

    余硕望着手中被挂断的通话,阳光帅气的脸上露出无奈与失望之色。

    他还想要跟师傅探讨一些,如何突破炼气二层的诀窍,就这么被无情地挂断了电话。

    坐在沙发旁的余老爷子,见孙子愁眉苦脸的模样,问:“怎么了?”

    余硕回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爷爷,以及他亲爹,他苦恼道:“刚才我听到了白天跟在师傅身边的少年说话了,对方一开口,师傅就挂了我的电话,我感觉他……可能不太喜欢我的样子。”

    他言语中带着犹豫,还有几分不确定的样子。

    老爷子淡淡地瞧了一眼孙子,言语十分直白道:“把可能去掉。”

    “……”余硕委屈地望着一向疼爱他的爷爷,感觉此刻他受到了伤害。

    后者握着手中的手杖,眼中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你白天的时候,没听到你师傅要收你为徒,还要听一听那个孩子的意见?”

    “听到了。”

    这个余硕是知道的。

    “也是那个孩子开口同意后,你师傅之前的犹豫都没了,可见这个孩子对你师傅意义不同,他们不是亲姐弟胜似亲姐弟,以后你万万不可得罪他。”

    “他不是师傅的弟弟?”余硕有些诧异。

    在他眼中,师傅跟那个男孩都长得那么好看,他还听到对方喊师傅姐姐,难道他们不是姐弟关系。

    “不是,你师傅姓顾,叫顾锦,那孩子姓安。”

    余硕疑惑了,竟然不是亲姐弟,连姓氏都不同。

    可他们彼此之间有一种,再也无法融入其他人的感觉,之前一直以为这是血缘关系的原因。

    如今看来,并不是。

    “硕儿,你只要记住,以后万万不可得罪那孩子,你师傅很在意他,若是可以你也尽可能的跟对方打好关系。”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