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他已经将《玄天诀》收起来,躺在床上直勾勾的盯着墙角看去。

    好看的双眸好似盯着什么看,其实少年的眼底无光,神魂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

    ……

    第二天,顾锦早早就醒了。

    她趴在薄被里,享受刚睡醒后的懒散。

    过了几分钟后,才缓缓地爬起来。

    她一边趿拉着鞋子,一边打哈欠,推开房间门往卫生间走去。

    “嗷……”

    在客厅电视柜不远处,多多在他的窝内发出不满的动静。

    顾锦望去,见小家伙翻了个身继续睡,似是刚才的声音,是在表达她吵到它的不满。

    盯着小家伙白色小小一团,顾锦脸上露出柔软。

    她喜欢这种萌萌的小东西。

    走进卫生间,顾锦开始洗脸刷牙。

    十五分钟后,她满脸清爽的走出来。

    看了一眼安明霁的卧室,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而且室内的沉稳呼吸,让她知晓少年还在沉睡。

    顾锦回到房间换了一身衣服,握着一把十多块零钱,拿着家中的钥匙走进厨房内。

    将新买的清洗干净的暖壶拿着,推开了家门下了楼。

    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在房间躺着的安明霁,呼吸乱了。

    已经突破炼气二层的他,能察觉的房子内的所有变化。

    在阿锦姐姐起床后,对方在客厅内的脚步声,都被他清楚的知晓。

    怕对方发现他醒着,所以才将呼吸调整均匀,只因他不知道如何出去面对她。

    安明霁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

    他带着自责与自厌的情绪,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玄天诀》中的女人,最后会变成他的阿锦姐姐。

    然而,一晚上的时间,并没有让他想明白,甚至还越来越乱。

    他知道不应该那样想他的阿锦姐姐,这是不对的。

    躺在床上的安明霁,失神地望着屋顶,好看的眼眸中没有丝毫光,有的只是如潭水般的黑沉。

    直到窗外的一缕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床被上。

    安明霁的眼转动了。

    他盯着这一缕照在床被上的光,眼底也慢慢有了光。

    积压一晚上的低沉,在这一束光照射下,心境有了不同的变化。

    他坐起身,赤着脚下地,朝窗前走去。

    伸手将眼前的窗帘大力拉开。

    今天的天气很好,晨光将万海市全部笼罩着,就像是清洗这个城市的阴暗一面。

    眼前的舒适情景被安明霁尽收眼底,他不安的内心也受到了洗涤。

    他苍白的脸色渐渐柔和,脸上的惶恐不安在慢慢消散。

    缓缓垂眸,刚好看到提着暖壶在楼下行走的少女。

    那是他的阿锦姐姐,对方在朝家的方向走去。

    明明一个晚上没见,可安明霁感觉像是很久很久没有见面一般,他的双眼贪婪地盯着楼下的人。

    他的阿锦姐姐穿得很随意,却难掩她好看的容貌,以及一身吸引人的独特气质。

    在楼下众多人中,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而且,让安明霁高兴的是,此时望着楼下的阿锦姐姐,昨晚出现在他脑海中那些让他惴惴不安的画面,全部变得虚无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