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说:“那就好,好好养身子,下午若是有空,我去医院看看你。”

    急促的声音随之响起:“不用,不用,再有几天就开学了你也要忙,我这里没什么事,等出院了咱们再见面。”

    在医院的裘强海,是真不愿顾锦前来。

    他现在是鼻青脸肿,头上包着纱布,腿上也是,胳膊也受了伤,抬都抬不起来。

    此时此刻他就如同一个废人一样,吃喝拉撒都需要他人帮忙。

    这么狼狈的模样,他不愿被人看到。

    听出他言语中的急切,顾锦笑着应下:“那好,等海哥出院了咱们再聚,我还欠你一顿饭呢。”

    裘强海:“这饭得我请你,若不是你之前提醒我不要开车,不要出门,出事的时候我也不可能灵光一闪躲过致命一撞。”

    想到前晚的遭遇,裘强海至今还心惊胆颤。

    那可是差点送命啊。

    顾锦笑笑没出声。

    回想到前世余家凄惨场景,以及裘强海的车祸遭遇,她怀疑这可能都是在前世所发生过的。

    余家未来如何,她不能说有绝对的把握。

    即使现在余家往京城送了粮,也不一定就能轻而易举地改变前世的命运。

    顾锦没开口,裘强海这边也没再吱声。

    在他身边还坐着自家亲姐,对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这让裘强海压力过大。

    得知余硕拜了顾锦为师,甚至已经小有所成,他姐脸上的激动红润就一直不曾退下。

    知道他要给顾锦打电话,那双眼睛殷切的,恨不得亲自跟电话里的顾锦说几句话。

    “海哥。”

    “我在!”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呼唤,裘强海立即应声。

    “海哥,你这次的车祸应该跟竞选上位有关,有些事还是多多防备的好,也许暗中人布局的不止是车祸,余家可能身处于危险边缘。”

    顾锦想了想,还是决定告知裘强海一些事,也算是委婉通知余家警惕一些。

    她记得前世爆出,余家被死对头搞,是接二连三的出事,并不是一下子被拉下马。

    听到顾锦这番话,裘强海苍白的脸色变得低沉肃穆。

    他咬牙道:“我知道,不管背后之人是谁,这孙子别让我找到!”

    手机里响起气愤的声音,传达到顾锦的耳中,她问:“对于背后策划的人,你跟你姐夫也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说到这个话题,裘强海浑身颓废。

    “没有,我姐夫今早来过,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想到前世,惊动所有网民的那个名字,顾锦红唇轻启:“邢文明,让你姐夫去查查他。”

    此人正是前世搞垮余家的主谋,甚至日后爬到了风光无限的高度。

    “谁?!”

    裘强海对于顾锦所说的这个人,似乎感触非常深,他的声音中有诧异与震惊,还有怀疑。

    听着对方如此饱满而复杂,跟这不认可的声调,顾锦不清楚其中具体细情。

    只通过裘强海的情绪,明白她所说之人,是对方从不曾怀疑的对象。

    她笑了笑:“去查查吧,总归没坏处。”

    “顾小姐,这人不可能吧?他可是我姐夫的好兄弟!”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