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万事做足了准备,才会万无一失。

    在去深市之前,还是要将七哥的老底打听清楚为好,这样所做之事才会事半功倍。

    时源彬听到顾锦提到水湾的人,对她竟然认识这样的人心底有些诧异,水湾那一块比较乱,都是一些混子们常年聚集。

    那些人都是一些十分狂妄,打起架不要命的人角色,学识方面比较低也就是书城没有文化的人。

    也算是深市的地头蛇般存在。

    时源彬跟那些人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别,走在大马路上一眼明了的存在。

    不过,顾锦的要求,他一口应下。

    “好,我会找人了解一下。”

    他甚至没有问缘由。

    “那就多谢时总了,我打算过段时间去一趟深市。”

    “当真?那到时我做东请顾小姐吃饭。”

    “好,到时候联系。”

    “随时恭候大驾。”

    跟时源彬的通话结束后,顾锦又给刘泉打了一个电话。

    刘泉在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十分诧异,也非常震惊。

    对方先是跟她汇报了那一百吨粮食卖的差不多了,到手的钱大概两万块,随后又说到顾家杰。

    “顾小姐,您的的堂哥前个来带人买了不少的玉米,小麦,跟红薯,我都是按照您说的定价卖的。”

    顾锦:“嗯,没事,那些价钱对他们来说但付得起,泉哥手中的粮食还剩多少?”

    “还剩十来吨左右。”

    “嗯,将这些粮食尽快售出,在月底或者下个月初,我想带泉哥去一趟深市。”

    刘泉一听这话,就知道顾锦这是要兑现之前,说带他去学习水产养殖的事。

    他当即非常高兴的应下:“好好好,我一定会尽快解决完手头的所有事。”

    “这是我的电话,泉哥若是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

    顾锦挂了跟刘泉的通话,垂眸望着已经结束的通话,心底想的却是昨天跟余家大小两只狐狸的话。

    既然低价卖粮食惹来了她所不知的麻烦,那刘泉手里的粮食也要尽快出手。

    这样才能给余家打扫尾巴的时间,让她也无后顾之忧。

    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刚九点半,顾锦将手机随手扔到一边,将房门从里面锁上,闪身进了空间打坐修炼。

    她现在虽说突破了炼气七层,不过知晓这世上还有其他修炼者,她决定每天修炼的时间翻倍。

    而且在灵气充足的空间内修炼,将会事半功倍。

    尽管余老爷子说,她现在是修为最高的存在,可这世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多努力一些总归是没坏处。

    万一有哪些隐士高修为的修者,日后若是遇上,她修为低怕是要吃亏的。

    ……

    在医院中。

    裘强海看到走进病房中的中年男人,眼底翻涌着晦暗不明的光芒。

    顾锦所说的话,也一直在脑海中出现。

    往往最不可能值得怀疑的人,才是背后下手捅刀最深的人。

    守在裘强海身边的裘青芸,从刚才弟弟跟顾小姐通电话的时候,就察觉他的情绪隐隐不对,此时看到邢文明,她发现弟弟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