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食指轻轻碰了碰鼻子,轻咳了一声,遮掩脸上以及眼中的笑意,转身让开身体,抬脚往厨房走去。

    含笑的声音跟着响起:“中午我们吃简单一些,马上开学了,吃完饭出门去买一些书本。”

    察觉到阿锦姐姐知道他什么情况了,安明霁的脸色快速变得红润起来,话都没有说,快速朝卫生间走去。

    等他出来的时候,脸色变得好了一些。

    却不再如之前一样,第一时间寻找顾锦的身影,而是默默回到了房间。

    在厨房中的顾锦,没有发现少年害羞。

    半个小时后,两菜一汤,米饭都做好了。

    她将多多的午饭盛出来,端到客厅,送到还在趴在窝里睡觉的小家伙跟前。

    朝屋内的少年喊道:“小安,出来吃饭了。”

    “知道了!”

    坐在屋内局促不安了半个小时的安明霁,手中拿着一本书。

    然而,这半个小时他是一个字没进去。

    在听到客厅呼唤声,他第一时间出声回应。

    等他走出房间,洗手朝厨房走去的时候,顾锦正在盛米饭。

    饭桌上摆放着色香味俱全的两菜一汤。

    安明霁抬头望着站在桌前盛饭的顾锦,发现她脸色没什么变化,这才安心坐下。

    顾锦似是没瞧出少年的不安,在饭桌上跟少年提及上学的事宜,还提前交代他开学后,在学校要跟同学们好好相处。

    “后天就开学了,今天下午我们去买书,明天有时间你试试骑自行车,不要勉强自己能学会就学,学不会我们可以坐公车上学,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嗯,知道了。”

    安明霁往嘴里扒拉了一口饭,低低应声。

    心道,自行车他是一定要学会的。

    两人吃完饭就出门了,直奔书店而去,买一些开学所需要用的书本。

    ……

    在顾锦忙碌开学事宜,这边余清李已经对邢文明展开调查。

    只要找到方向,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之前他锁定的人是圈子里的死对头,目标错误所以查到的东西都非常少,即使是一些蛛丝马迹也是无关痛痒的存在。

    然而,将目标换了一个人后,所查到的东西当真让人心寒。

    尤其是这些东西,全都是一下午查出来的。

    余清李坐在办公桌前,望着手下送来的一份又一份关于邢文明的调查。

    这上面记载着他的好兄弟,那个老实本分的男人,近几年的狼子野心。

    他竟不知道,邢文明还跟京城尹家有了关系,还是连襟的亲戚关系。

    邢文明夫人的妹妹,在八四年的时候,也就是两年前嫁给了京城四大家族尹家尹二爷,尹家主的亲弟弟。

    这样大有来头的身份,可邢文明连提都没有提过。

    这还不止,这一次的万海市的竞选,邢文明竟然跟他的死对头有些牵连。

    对方将他一些事透漏出去,这才让他最近遭遇频频不断的小麻烦。

    虽然这些都无关痛痒,但邢文明已经成为一个背叛者。

    再就是小舅子的车祸,这也是邢文明在背后策划的,尽管不是他亲自动的手,却也是他下的命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