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坐在桌前吃饭,或者排队打饭,还有三五成群的玩闹着,尤其是男孩子们的笑声特别引人注意。

    顾锦打量着这些打闹的少年少女们,大多是新生。

    穿着校服的高年级学姐学长们,跟新生们特别轻易能分辨出来。

    他们有序的打饭,不推不挤,坐在食堂餐桌上吃饭时细嚼慢咽,温文尔雅,即使交谈也没有嘈杂声和喧闹声。

    对于新生学弟学妹,也抱着友好的目光,看他们就如同看……曾经的他们自己,眼中含着包容。

    “哇!好香啊!”

    马巧兰闻着食堂的饭菜诱人香味儿,迫不及待地端起进门时摆在桌上的餐盘,朝排起的长龙队伍奔去。

    瞧着她急匆匆地模样,顾锦,冯慧,胡月也端起餐盘朝长龙队伍走去。

    四人排了好久的队伍,终于打到自己的饭菜。

    马巧兰打了一份五花肉炖土豆,两个大馒头,还有一份鸡蛋汤。

    冯慧选的是山药炒木耳,西红柿炒蛋,一份菌汤,还有一碗米饭。

    胡月的最简单,一份炒青菜,一个馒头。

    顾锦的更简单了,她只打了一份疙瘩汤。

    说实话,食堂的饭菜的确不错,可对于顾锦来说食欲不强。

    四人端着各自的饭菜,找到角落的空位坐下,将各自打的饭菜放在桌上。

    马巧兰看到顾锦只打了一份疙瘩汤,瞪大了双眼,“你就吃一碗疙瘩汤能填饱肚子?”

    这时候的女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即使饭量没有男孩子那么夸张,却也很能吃的。

    食堂的碗只比拳头大一些,所盛的食物分量非常小。

    她看顾锦的穿着,还有浑身与众不同的气度,怎么也不像是舍不得花钱吃饭的人。

    再看一旁无论是浑身气度,还是穿着,明显更加小家子气的胡月,对方都打了一个菜。

    要说胡月才是四人中一看家境条件不太好的存在,对方有些自卑,胆怯,从骨子里泛出无法磨灭的小家子气。

    不是马巧兰看不起人,而是她家就是开商店的,对于形形色色的人有不同的认知,看人也是一眼明了。

    听着她的惊呼声,顾锦拿起勺子,搅拌着碗中的疙瘩汤,淡笑道:“没什么胃口,就是过来跟你们熟悉一下食堂。”

    马巧兰盯着顾锦看了一眼,发现她虽然穿着宽松的衣服,也难掩她凹凸有致的美好身材,眼底闪过一抹羡慕的神色。

    随即愤愤地咬了一口馒头,嘴里嘟囔着:“就羡慕你们这些有恒心保持好身材,懂得控制饭量的人。”

    被人误会顾锦也不解释,淡笑不语。

    坐在顾锦身边的胡月,望着眼前的一个菜还有一个馒头,再看顾锦眼前的一碗疙瘩汤,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没有成为三人中最……最差劲的一个。

    她怕三人会问起她家境,也会排斥她。

    胡月不是什么都不懂,三个室友各有特色,而且一看就是出身不俗,不像是她出身贫穷,就连上市一中都有着不可言说的内情。

    脑海中出现男人冷淡的脸庞,胡月抿紧了唇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