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顾锦离开教室的时候,马巧兰伸手将她拉住:“顾锦,你今个别走这么早啊,咱们一起去食堂吃饭说说话。”

    今晚准备炼制洗髓丹的顾锦,笑得是一脸温柔,言语坚定地拒绝了:“不了,我弟还在家里等着呢,这两天他放假,我想多陪陪他。”

    他们高中假期只有一天,还是在明天下午开始。

    安明霁明后两天的假期,顾锦昨晚说好的,今晚给他做大餐吃。

    想要将这两天搜集的一些校园事件,跟顾锦好好讲解一番的马巧兰,听到她提起弟弟一脸的悲愤。

    “你弟弟你弟弟,每天将他挂在嘴边,哪天带来给我们瞧瞧,你这弟弟什么模样让你这么上心,我弟弟恨不得我离他远远的,每次见面必开战,从来没有彼此消停的时候。”

    这才是她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自从知道顾锦每天回家,就是为了陪弟弟,马巧兰非常疑惑。

    尤其是顾锦说自家弟弟非常乖巧,她无论如何也是不信的。

    天下的弟弟都是一般黑,哪有什么乖巧。

    就算是有,也肯定是装的。

    “好,有时间让你们见见小安,他真的很乖很懂事。”

    炫弟一番后,顾锦该走还是走。

    离开学校,她坐上回家的公交车,在快到家的时候下了车,前往了菜市场。

    在拥挤的人群中,她买了肉,一条活鱼,还有家里补给的调料,跟一些空间没有的新鲜菜。

    拎着买的菜回家,打开房门的第一眼,她就看到在客厅中跟多多大眼对小眼的少年。

    少年的唇角紧紧抿着,对多多露出生气的表情。

    “这是怎么了?”

    顾锦把门关上,随手将钥匙放到鞋柜上,朝少年走来。

    她询问的声音夹杂着几分笑意

    只因眼前的场景一眼明了,多多的嘴里叼着少年的红领巾,死活都撒嘴。

    安明霁的一只手,还捏着红领巾的另一头,跟多多对抗着,少年浑身都散发着我不高兴,我生气了,你快给我松开的信息。

    见顾锦回来了,听到对方的询问,安明霁第一时间露出委屈的表情。

    那张眉目如画的脸上露出如此表情,任是谁看到了都心生不忍。

    还不等少年开口,顾锦走到多多的身边,将买的食材放到地上,把红领巾从对方的口中夺下来,态度带着几分强硬。

    把红领巾放到安明霁的手中,顾锦柔声道:“行了,别委屈了,下次多多再调皮你别舍不得教训它,这家伙就是欠调-教。”

    在顾锦进门前,准备下手教训多多的安明霁听了这话,心中十分高兴。

    垂头,望着红领巾上属于多多的口水,他眼中露出嫌弃的光芒。

    “都脏了。”

    “嗷呜……”

    少年告状的声音,跟多多委屈巴巴的声音一同响起。

    顾锦看了看大的,又看了看小的。

    最终决定先安抚大的,“乖,一会儿我给你洗洗,等你上学的时候就能带了。”

    安明霁神情委屈,声音却欢快道:“我可以自己洗。”

    “好,随你,晚上想要吃什么,我买了肉,还有一条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