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髓丹落在手心中时,顾锦发现它周身的淡淡白光在慢慢的消失,直到再也看不到。

    小小的三颗丹药,看着跟普通药丸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可顾锦能察觉到,丹药中蕴含着淡淡的灵气。

    她从桌子上拿起三个小盒子,这是专门盛放丹药用的。

    把洗髓丹装进木盒内,搁置炼丹房的桌上,顾锦转很离开了空间。

    不是她不想要多待,多研究一番,实在是身体支撑不住。

    在刚刚成丹收回灵力的时候,收手终究是晚了一步,体内的力量全部被吞噬,那是她最后所剩不多的灵力。

    回到房间的顾锦,连衣服都没有脱,趴在床上沉沉的闭上双眼,很快陷入沉睡中。

    在她进入休眠时,身体以缓慢的速度恢复。

    躺在偌大的床上,即使盖着薄被,她的周身还在环绕着丝丝缕缕的灵气。

    ……

    第二天,顾锦起来的有些晚。

    她匆忙起身,走出客厅来不及洗漱,直奔厨房就要做早饭时。

    只见洗漱干净浑身清爽的少年,坐在餐桌前端着一杯牛奶在喝,手中还捏着一个吃了过半的包子。

    “阿锦姐姐你起了。”

    少年放下牛奶杯,笑着对她打招呼。

    看到他吃上了早餐,顾锦满身的焦急一瞬间消失。

    她倚靠在厨房门前,望向少年唇角微微勾起:“在楼下买的包子?”

    “嗯,排队的人不少。”

    少年将手中还剩一口的包子送到嘴中,起身将锅内温着的牛奶端出来。

    “阿锦姐姐你快要迟到了,先洗脸吃早餐吧。”

    被自家养的崽儿催促着,顾锦转身离开。

    洗漱完,换上校服,顾锦拎着书包离开房间去吃饭。

    想到空间里的洗髓丹时,她脚步停下来。

    既然丹药炼制成功,接下来就是做实验的时候。

    她的目标锁定的人是余老爷子,只因对方修炼过,并且体质还不适合修炼。

    顾锦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余清李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按了拨通键。

    她并没有等待多久,电话就被人接通。

    “顾小姐。”

    电话里传出余清李的温和嗓音。

    顾锦捏着手机,看了一眼墙上的表,时间并不富裕。

    因此她也没有丝毫含糊,直言道:“余先生,我这里有一颗洗髓丹,想要给余老先生试试,你问问他老人家的意见,若是他感兴趣我今天下午下学会将丹药送过去。”

    正坐在自家餐厅吃饭的余清李,接到顾锦的电话时,是带着几分欢快的情绪。

    可对方上来如此直白的一番话,听在余清李耳中,炸得他有些懵。

    不过终究是领导一方的人物,对方短短几秒的时间,将顾锦所说的话,告诉了坐在餐桌上首的父亲。

    “啪!”

    余老爷子听到儿子的一番话,激动得脸色迅速变得红润起来,就连手中的汤勺都跌落到碗中。

    “要!要!顾小姐什么时候来,我亲自去接!”

    老爷子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得知修炼的方式,却迟迟摸不到入门。

    这是他几十年来挥之不去的遗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