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他想,怕是到死,入土的那一天,都将遗憾终身。

    眼下有了希望,他如何能舍弃。

    这对他来说,就是上天的恩赐。

    顾锦隔着电话,都能听到声筒里传来余老爷子的激动声音。

    对方不排斥不拒绝就好,省得她寻找下一个实验者。

    “今天下午下课我会再联系余先生。”

    “好,我等顾小姐的电话。”

    余清李的声音虽然沉稳,却也难掩激动。

    顾锦将电话挂了,把手机扔到书包中,拎着书包走出房间。

    余家府邸。

    余老爷子,余清李,余硕,以及裘青芸四人正坐在餐桌前。

    这一家四口,脸色都难掩激动与喜悦。

    唯一不同的是余硕,脸上带和与有荣焉的模样。

    他师傅就是厉害!

    见余清李将电话挂断,余老爷子激动地盯着他看:“顾小姐怎么说?”

    余清李:“顾小姐说下午下课后会再联系我们。”

    “她刚才说有洗髓丹,是这样没错吧?”

    老爷子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对上父亲激动地容颜,余清李点了点头:“是,顾小姐说是给您的。”

    “好,好!余家当真是遇到贵人了!”

    余老爷子激动地连饭都不吃了,起身就往楼上走去,健步如飞,如同青年一般迅速。

    “爸,饭还没吃完呢,您这是干嘛去?”

    裘青芸瞧着老爷子不对头,出声询问。

    老爷子对身后的众人摆摆手:“不吃了,上次顾小姐说是要看看我的那些书,我去提前找出来,第一次见面太匆忙,都没有备礼,这次可要好好寻摸点好东西……”

    对方的声音越来越远。

    坐在饭桌前的余硕,听到爷爷这话,脸上露出若有有所思的神情。

    他侧头对身边的余清李道:“爸,今天下午我们放假,到时我去请师傅坐咱家的车一起回来吧。”

    余清李想了想同意了:“行,你态度端正一些。”

    想到顾锦的修为,以及给儿子的机遇,余清李对顾锦这样一个孩子也不敢小觑。

    “知道了。”

    ……

    顾锦收拾完,来到厨房坐在餐桌前。

    她一手拿着包子吃,一手端着牛奶杯,对坐在餐桌前的少年说:“小安,下午我有事,可能要去一趟余家,你要不要去?”

    “去!”

    安明霁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地开口。

    “那你下午坐车去学校门口等我,一个人怕不怕?”

    顾锦潜意识里,还是将安明霁当成一个孩子。

    即使对方现在的身高窜上来,初见的弱小印象在心底依然无法磨灭。

    听她关心孩子一般的语气,安明霁是哭笑不得,“不怕,阿锦姐姐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不用担心我。”

    “好,你一个人要注意安全,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也不要随便跟搭讪的人走……”

    顾锦嘴上同意不拿他当孩子,可行动上依然不受控制的嘱咐。

    面对这样的她,安明霁内心是十分温暖的。

    他喜欢被人关心,喜欢有人牵挂他。

    吃完饭,顾锦离开家,坐车去了学校。

    即使今天起晚了,顾锦依然赶在上课前的点来到教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