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就是爷爷的情绪有些激动。”

    想到爷爷在车上,一直跟师傅讲解修士这上千年来的书中记载,还有他说要送师傅的礼,余硕有些头痛。

    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爷爷也有如此唠叨,如此热情的时候。

    听到儿子说没事,余清李点点头:“没事就好,走,上楼看看。”

    坐在老爷子书房中的顾锦,望着堆积坐在眼前的厚重书籍,她眼角抽了抽。

    她知道余家有修士近千年来记载的书籍,却没想到会是这么厚的一本,这得有十厘米的厚度了吧。

    余老爷子没看到她抽搐的眼角,他把书放到桌面上,又转身从书架上,拿出一个包装特别精美的盒子。

    他将锦盒小心翼翼地放到顾锦的面前。

    “顾小姐收小硕为徒,还给他那么大的机缘,初次见面时也没什么见面礼,这块玉石是我一直珍藏之物,还望顾小姐能收下,莫要推辞。”

    他送礼说的是因顾锦收余硕为徒,并没有提及洗髓丹。

    盯着桌前的锦盒,顾锦弯起了双眼。

    她将装着玉石的锦盒拿起,随意地将其打开。

    露出锦盒内一块颜色璀璨,优雅大方的祖母绿玉石。

    玉石的颜色非常漂亮,令人的眼睛非常舒服,看着也特别赏心悦目。

    这块玉石一看就是价值不菲,非常贵重。

    顾锦估算了一下价格,这块玉石少说也在二十万左右的价值,相当于后世的五六百万。

    她将锦盒合上,放到桌前朝余老爷子推去:“这太贵重了。”

    她不是不识货的,这份礼对她来说的确过重。

    “顾小姐莫要推辞,这是余家的一点心意,跟您所给予余家的相比,当真算不得什么。”

    余清李领着儿子走进书房,正好听到老爷子这一番话。

    父子二人看到了桌上的锦盒,里面放着什么也是一清二楚。

    听到老爷子要将这块祖母绿玉石相送的时候,最初他们也很震惊,不过对于他们所拥有的相比,这块玉石绝对算不得什么。

    只是平日里老爷子特别宝贵这块玉石,别人看一眼都舍不得,这一回却送出去,是有些出乎意料的。

    余清李走到顾锦的旁边座位坐下,也开口劝道:“顾小姐就别推辞了,父亲这番心意所代表的是余家,您合该收下。”

    望着桌上的锦盒,顾锦揉搓了一下指尖。

    这一瞬间,她想了很多。

    之前余家说是为她效力,她将跟余家风雨同舟,可也只是言语形式上。

    她也没有正面的认同过。

    眼下不同,一旦她收了余老爷子的这份礼,就算是她点头同意跟余家绑在一起。

    她抬头凝视着站在余清李身边的余硕,这孩子的天分不错,并且性子不坏是个好孩子,今天在学校的事能看出来,他是个有心的。

    再说余家,掌权人余清李是个可交之人,余老爷子也是深明大义的长者。

    顾锦缓缓伸手。

    余老爷子,余清李望着她伸手的动作,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直到她的手将锦盒拿起来,余家人的脸上露出松口气的笑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