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余老爷子冲他点了点头,余清李快步走到桌前,连电话都没来得及放下,拿起木盒将其打开,把里面之前所见过的丹药拿起,快速送到嘴中。

    看到父亲刚才肉眼可见年轻十多岁的变化,这么好的事他还真的不好意思拒绝。

    瞧着一向稳重的父亲,一系列行为,余硕角抽搐。

    这绝对不是他那临危不乱,向来沉稳有余的父亲。

    余清李服下洗髓丹的效果没有余老爷子大,他眼角的几条细纹在渐渐消失,脸色变得有些气色,操劳的疲惫一扫而逝。

    在对方身体变化停顿下来的时候,顾锦开始探索他的身体变化。

    这一搜寻,她眉眼都含着笑意。

    成功了!

    洗髓丹真的有效果。

    余清李堵塞的经脉疏通,骨骼中的杂质也消失。

    如果对方想要修炼,绝对是没问题的,至于能修炼到哪一步,就是看他的天分了。

    顾锦脸上的笑意,以及满意神色,被余家祖孙三人看在眼中。

    余老爷子比他自己等待结果时,还要激动与期待:“顾小姐,清李是不是可以?”

    可以什么他没说出口,他怕说出来得到的是失望。

    顾锦收回灵力,笑眯眯道:“成功了,看来洗髓丹真的能改变一个人不可修炼的体质。”

    得到确切答案,余家祖孙三人激动的喜不自胜。

    余清李就算是再沉稳,此刻脸上的喜色也无法遮掩。

    他垂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发现皮肤变紧致不少。

    “咚咚……”

    就在这时,书房的房门被人敲响。

    “爸,你们在里面吗?”

    裘青芸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余硕快步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她优雅贵气的老妈站在门外。

    望着书房内的众人,裘青芸发现今天的丈夫好像不同了,似乎年轻了一些,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似是回到了她们新婚时的模样。

    但是她又觉得这太过匪夷所思,觉得一定是她眼花了。

    裘青芸笑着对屋里的人打招呼:“楼下晚饭好了,有什么事不如吃完饭再谈?”

    余老爷子祖先反应过来,“对对,咱们先吃饭,顾小姐跟安公子想必也饿了吧,走,下楼尝尝余家厨子的饭菜可还顺口。”

    知道顾锦会到来,老爷子临出门前,可是特意吩咐家里的厨师们做出丰盛的晚餐。

    “那就打扰了。”

    顾锦起身,牵着安明霁的手离开书房。

    在一行人下楼时,裘青芸近距离终于看到了丈夫的不同。

    瞧着对方年轻许多的模样,她双眼瞪圆,再也无法保持优雅,神情十分错愕。

    余清李伸手拉着她的手,小声解释着什么。

    顾锦领着安明霁下楼,一眼就看到大厅中,坐在轮椅上的裘强海。

    对方也看到了被人拥护下楼的顾锦,他露出一口白牙,笑着打招呼:“顾小姐,好久不见啊!”

    如今他对顾锦的态度着实亲近不少,没了以往的疏离。

    “好久不见,海哥看起来气色不错。”

    顾锦发现一段时间不见,裘强海倒是胖了不少。

    一提到这个,裘强海哀怨地瞪着一眼他老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