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眼前壮观奢华的酒店,以及周来来往明显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马巧兰开始打退堂鼓。

    “走吧,咱们进去。”

    邢颖招呼身边的姐妹,拉着马巧兰往海江酒店走去。

    马巧兰心底很不安,她的身体往后退,脸上挂着勉强的笑意:“邢学姐,我有些不舒服,想要回去了。”

    这话一出口,邢颖的脸色立即变了,她双眼光芒沉了下来。

    出口的话意味不明:“学妹,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

    对方这变脸的速度,看得马巧兰紧紧抿唇。

    尤其是对方前一秒还笑意满满,下一面变得阴沉。

    似是看出马巧兰脸上的惧怕,邢颖噗呲一声笑了:“行了行了,不逗你了,知道你放不开,以后多跟我们玩几次就适应了。”

    然而,这并没有让马巧兰松口气。

    她还是打退堂鼓:“学姐,我是真的有些不舒服。”

    邢颖的变脸速度太快,她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大。

    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惹来邢颖心底不快,可她依然保持脸上友好笑容。

    “学妹下午的时候也说不舒服,想推了我们的邀约,眼下不也来了,我真的怀疑学妹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或者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说出来。”

    “没有没有……”马巧兰摆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就好,那我们就别在这耽误时间了,咱们进去吧。”

    就这样,马巧兰被邢颖几人强硬带进了海江酒店,直奔十一楼的歌舞厅。

    因邢颖的父亲在这万海市也是小有权势,酒店楼下的服务生从头到尾全程陪送。

    直到将她们几个姑娘送到歌舞厅的包厢,交接到楼上的服务生才离开。

    歌舞厅的楼层内,放的都是这个年代的流行歌曲。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我有花一朵

    花香满枝头……”

    邢颖所在的包间房门被被关上,隔绝了外面其他房间的唱歌声。

    几个姑娘除了马巧兰,都在包间熟门熟路的活动,有人在吃桌上的水果盘,有人在打啤酒瓶盖,还有人去打开房间的音乐。

    “浪奔浪流

    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世间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是喜是愁

    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音乐被打开,包厢内瞬间响起家喻户晓的流行歌。

    正是最近热播的《上海滩》主题曲,就算是马巧兰再无知,也是知道这首大街小巷经常放的流行歌曲。

    这熟悉的音乐,让她不安的一颗心稍稍落定。

    看得出她脸上的紧张神色消失,邢颖将打开的啤酒倒了一杯,走到马巧兰身边,笑眯眯地送到她眼前。

    “学妹,你尝尝,这酒很好喝的。”

    “不不不,我不喝酒,也不会喝酒。”

    马巧兰就算是再大胆,她一个女孩子也不敢在外喝酒。

    两人的动静,吸引了其他几个姑娘。

    坐在音响前的姑娘,非常知趣地将包间音乐降低。

    “爱你恨你

    问君知否似大江一发

    不收转千弯转千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