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锢的马巧兰不停地挣扎着,奈何那些人力气非常大,她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只能发出无助的声音。

    “唔唔……”

    邢颖继续问:“今晚的饭菜吃着可还可口?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吧?知道这酒店是什么人能出入吗?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了吗?”

    这话不知道刺激到马巧兰哪里,她突然安静下来不再挣扎,而是垂着头轻轻点头,声音带着清晰地哭腔。

    “啧啧……”

    邢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顺从下来,这让她感觉到无趣。

    然而,她说出的话让人心生寒意:“光知道了还不行,得在行动上做出表示。”

    “对,我们颖姐敬你的酒,你得十倍还。”

    之前踹马巧兰的姑娘,拎着桌上打开瓶盖的啤酒,走到马巧兰的跟前,抬起她的下巴,把她嘴里的抹布拿出来。

    “给我喝!”

    马巧兰嘴中的抹布被拿下来,她也没有破口大骂,甚至对着送到眼前的啤酒瓶,张开了嘴。

    拿着啤酒的姑娘见此,拍了拍她的脸,冷笑道:“真乖。”

    随即手上用力,将啤酒瓶前面全部,送到她的嘴里。

    几乎到了她的喉咙,这让马巧兰无法吞咽,酒水直接顺着她嗓子进了肚子,中间难免被呛到。

    她一边费力地咳,一边开始挣扎。

    她都顺从她们了,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马巧兰再也无法控制,继续挣扎起来。

    “刚才不是挺有勇气的吗?狐狸尾巴藏不住了?这酒赏你的就要乖乖喝下去。”

    灌马巧兰啤酒的姑娘,手上的力度没轻重,将马巧兰折腾得非常狼狈,浑身都是湿了,满身的酒气。

    一瓶灌完,接着一瓶。

    就这样两个姑娘按着马巧兰,让她没有反抗能力,另一个姑娘一瓶接一瓶的灌酒,将人折腾得够呛。

    在此期间,马巧兰几度呛到脸色憋红,差点无法呼吸的地步。

    那种濒死的感觉,让她心生恐惧。

    “行了行了,再折腾下去还怎么玩啊。”

    在马巧兰有些醉意,浑身湿透狼狈的时候,邢颖开口了。

    她一出声,几个姑娘立马停下来。

    邢颖起身,来到马巧兰的身边,居高临下得望着她。

    她用脚勾起对方的下巴,脸色阴沉地问道:“那个顾锦是什么来头,你对她了解多少?她为什么跟余硕,袁尚伟,姜学长他们认识?”

    马巧兰脑子嗡嗡响,哪里听得清她的话。

    她感觉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心底害怕,委屈,迷茫,后悔。

    看她有些不清醒,邢颖厌恶道:“把人领到卫生间去,让她好好清醒一下。”

    “这事交给我们!”

    灌酒的姑娘,跟另一个女孩拎着马巧兰,粗鲁地往卫生间走去。

    来到水龙头前,两人将马巧兰直接按到水池中,拧开了水龙头的开关。

    冰凉的冷水瞬间落下,刺激的马巧兰浑身都在抖动,她奋力挣扎着。

    眼睛睁不开,鼻子里也进了水,都难受的不行,一切行为都是不受控制的。

    她的挣扎没有换来半点解脱,反而换来了对方的更加凶残的行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