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被按到装满水的水池中,口鼻耳都涌进水,稍稍呼吸就感觉到要窒息死亡的滋味儿。

    在她觉得快死的时候,又被人从水池中拉出来,之后又快速按下去。

    “呜呜呜……不……”不要!

    不等马巧兰说完,被再次按到水池中。

    邢颖站在卫生间门口,望着里面的情景,没有出声阻止。

    她甚至十分享受眼前的情景。

    有些人总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出身低贱,合该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知道被按在水池多少次,等马巧兰终于解脱,是被扔到了地上时。

    她趴在地上,大口的呼吸:“呼……呼……”

    邢颖走到她跟前,用脚抬起她那张狼狈,被头发掩盖大半的脸。

    “这回清醒没?”

    没有人回应,有的只是马巧兰大口的呼吸声。

    空气对她来说太奢侈,让她清楚自己还活着。

    “啪!”

    没有得到回应的邢颖,伸手一巴掌甩在对方的脸上。

    这一巴掌,将马巧兰的嘴角都打出血。

    她咬到了嘴里的肉,血顺着她的唇角流下。

    “说,你对顾锦了解多少,她是怎么跟余硕他们混在一起的?”

    听清了她的问题,马巧兰的双手都在颤抖。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如此欺辱过她。

    “问你话呢,说啊!”

    之前灌酒的姑娘,见马巧兰跟个死人一样,拽着对方的头发抬起来。

    “啪!啪!”

    一连两巴掌,抽在马巧兰的脸上。

    “你哑巴……”了啊。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那姑娘就被马巧兰凶狠地按在地上。

    她掐着欺负她的姑娘脖子,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抽在对方的脸上跟身上。

    这一惊变,让邢颖等人先是一愣,随即快速去撕扯。

    马巧兰终究只是一个人,哪里敌得过她们五个人。

    那些人将缠打在一起的两人分开,接下来对马巧兰一顿拳打脚踢。

    尤其是刚才被打的姑娘,下手非常狠。

    转眼间,马巧兰就鼻青脸肿,全身上下都疼痛不已。

    可她始终咬紧了牙关,没有开口求饶,眼中泛着憎恨的光芒。

    这样的状态,恰恰惹怒了邢颖。

    她喊了停,众人都停手。

    “给我把外面的酒瓶子拿过来!”

    她死死地盯着马巧兰,眼底闪过阴骘,疯狂的神色。

    这话一出,除了之前灌马巧兰酒的姑娘,转身就走出卫生间,其他几个都有些打退堂鼓。

    “颖姐,咱们别闹出事来了,之前……”

    “你给我闭嘴!”

    邢颖转头,阴冷地盯着开口说话的人。

    她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那是她的禁忌。

    在开学之前,有个女孩自杀死了。

    对方曾被她教训过,甚至脸上还留了一道疤,就这么点事,竟然还闹自杀。

    死了就死了,可柯海媚那个女人竟然开始跟她作对。

    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人,凭什么对她看不顺眼。

    要说她这点手段,跟柯海媚那个女人相比,还真的是不值一提,对方可是跟人真刀真枪的比划过,听她爸说对方还杀过人。

    这时,之前走出去的姑娘拎着一个啤酒瓶子进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