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来到十一层歌舞厅的李青峰,带着人直奔邢颖几人所在的包厢。

    “啊啊啊……”

    在推开房门时,从卫生间传来刺耳听着瘆人的惨叫声。

    李青峰闻声脸色一变,带着人加快朝卫生间走去。

    他心道还是来晚了一步。

    接到电话的时候,他就马不停蹄地上楼,却终究是晚了一步。

    然而,当他站在卫生间的时候,一瞬间傻眼了。

    卫生间满地的玻璃碎片沾染着血迹,还有女孩们惊恐的面容,跟那个浑身湿透,满身是血的狼狈女孩眼中的疯狂。

    即使是李青峰,看到这一幕也不禁目瞪口呆。

    事态反转,当真是打的人措手不及。

    卫生间内,马巧兰头破血流,但是她丝毫不落下风。

    她手中握着啤酒瓶碎片,放在邢颖的脖子上,时刻警惕周围想要上前的人。

    尤其是李青峰等人的到来,让她充满了危机感。

    她的身体在颤抖,双眼模糊,手中握着玻璃碎片,死死地抵在邢颖的脖子上。

    这是她最后的保障,能活着离开这里的保障。

    就在刚才,邢颖将啤酒瓶子拿到手中,大力砸在她的头上,她虽然是头破血流,却清醒地躲避了致命一击。

    之后仅存的理智与求生欲,让她快速捡起最近的一块碎片,起身将之前灌她酒,对她动手最凶残女孩踹到玻璃渣上。

    又将距离她最近的邢颖掌控在手。

    这都是她在求生欲前,爆发的最后力量。

    眼下,她虽然控制了邢颖,却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双眼开始发黑,看东西有些模糊。

    尤其是刚刚响起的那一声尖叫,是从邢颖嘴中发出来的,震得她耳朵嗡嗡响。

    不过得知对方也在害怕,她内心无不嘲讽的想着,原来这人也不过是胆小鬼。

    “姑娘,你没事吧?”

    李青峰抬脚靠近马巧兰。

    只看眼前的状况,他就知道马巧兰就是老板让他护着的人。

    “别,别过来……”

    见有人靠近,马巧兰手上的玻璃碎片,扎入邢颖的血肉中。

    “不要,不……学妹你不能伤害我。”

    察觉到了脖子上的疼痛,邢颖脸上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马巧兰的手在颤抖,不受控制地抖,声音焦躁道:“你给我闭嘴!”

    邢颖的厌恶声让她脑袋的嗡嗡声响更密了,感觉大脑越来越不清醒。

    李庆峰瞧得出马巧兰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尤其是这姑娘头上的血,还在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姑娘,我们没有恶意,有人吩咐我保护好你,你放心不会有人伤害你的,你先把手中的玻璃碎片放下,要是伤到了人就不好了。”

    马巧兰凭借着最后的理智,抓住了李青峰话中的关键。

    她抬头露出满脸的血迹,朝李青峰方向问:“谁?”

    谁让你保护我?

    “我们老板。”李青峰立即出声。

    可惜,马巧兰根本不信。

    酒店的老板她不认识!

    她带着邢颖慢慢退后,眼看就要碰到墙壁,无路可退。

    同时,她手中的玻璃碎片又刺入邢颖的血肉几分,对方因为恐惧下衣湿透,竟然是吓尿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