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情况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出了人命,他这工作也别要了。

    扫了眼卫生间一地玻璃碎上的血迹,还有在一旁哭哭啼啼的几个女孩,李青峰拿出手机给老板打电话。

    在余家府邸的裘强海,接到李青峰的电话,听到酒店发生的事他脸色铁青。

    即使知道顾锦要护的人没有生命危险,可终究还是受了伤。

    他把顾锦的电话给了李青峰,让他给对方打电话,这种情况只有顾锦能安抚,那个受伤严重没有安全感的女孩。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接到李青峰电话的时候,顾锦正坐在来酒店的余家车上。

    得知马巧兰的情况,她沉声道:“麻烦您把手机开免提。”

    “好。”

    李青峰见手机从耳边拿下,打开了免提。

    从手机内响起了顾锦柔声嗓音。

    “巧兰,我是顾锦,你现在没事了,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你可以跟酒店的经理离开。”

    听到熟悉的嗓音,马巧兰大脑翁的一声响。

    “顾……顾锦……”

    她哭了,整个人都崩溃。

    经过大悲大喜,清醒的理智跟意识达到了一个顶峰,马巧兰再也无法坚持。

    她手上的玻璃碎片慢慢地松开,整个人身体靠在后面的墙壁,她的身子在慢慢下滑。

    没了威胁的邢颖,快速躲避身后的疯子。

    她心惊胆颤地望着滑落到地上,双眼紧闭昏死过去的马巧兰。

    心中的恨意腾地一下涌上头,扫了一眼卫生间内的笤帚,走上前将其拿在手中冲着马巧兰奔去。

    李青峰见此,快速上前,死死地捏着她的胳膊。

    “邢小姐,我看你还是老实一点好。”

    被人阻拦,邢颖愤怒的双眼都红了,再无假面的清纯与无辜外在,她愤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敢管我的事!”

    这一刻的她,就如同恶鬼一般丑陋。

    李青峰笑了:“您比我是个东西,我不能跟您比,但在这海江酒店闹事,我还真得管一管!”

    话落,他不看邢颖脸上难看的表情,将人连拖带拽地拉出卫生间。

    走出门口的时候,对跟他来的人说:“把里面昏倒的贵客抬到外面沙发上去。”

    “是,经理。”

    ……

    余家的车队来到海江酒店,守在外面等待的迎宾亲自走来打开车门迎接。

    “余公子,经理已经在楼上,我带您过去。”

    余硕看向一旁下车的顾锦,得到对方的点头示意,他对迎宾道:“带路。”

    余家的护卫队快速聚拢,将余硕,顾锦,安明霁三人拥护着踏入海江酒店。

    周围来往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禁驻足观望。

    可惜,他们看不到被护卫队拥护的人是谁。

    直到一行人上了楼,大厅的人也各忙各的散去,在海江酒店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少,因此众人除了观望再无其他表现。

    来到十一层,邢颖等人所在的房间,服务生推开了房门。

    屋内的情景,顾锦站在门外一眼尽收眼底。

    看到趴在沙发上人事不省,浑身是血,头部也被简单包扎的马巧兰,顾锦眉头迅速皱起。

    她抬脚越过余硕,走进了包厢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