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峰正站在房间内抽烟,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动静,回头看到走进来的顾锦,以及站在门口的余家大公子,他将手中抽了过半的香烟,碾灭在桌上的烟灰缸中。

    他走上前打招呼:“顾小姐,余公子。”语气恭敬。

    顾锦朝马巧兰走去,靠近沙发的时候,血腥味儿涌入鼻端。

    望着这个半趴着的女孩,瞧着她衣服上,脚上,还有头发都是血迹。

    对方还有呼吸,她的脸色很是痛苦。

    想来今晚的一切,对她来说将会是终身难忘,无法磨灭的记忆。

    走到她身边的安明霁,望着沙发上的女人,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情绪。

    不过他眼底闪过些许波动。

    曾经他也头破血流过,他也曾被人欺负到昏迷,躺在无人得知的角落。

    而眼前的女人比他的遭遇,要好太多。

    有人关心她,会因为一通电话,而奔波赶来。

    他的心情说不上是复杂,还是同病相怜的感触,但总归心情算不上好。

    顾锦收回打量马巧兰的视线,抬头在包厢里搜寻。

    很快看到了角落里,被海江酒店的服务生包围在的邢颖等人。

    盯着身上也有些狼狈,却依然高高扬起头颅的邢颖,顾锦声音平静:“你打了她。”

    邢颖长这么大,都没有如此狼狈过。

    刚才卫生间尿了裤子,这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经历。

    不过在没有人危险的时候,她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蔑视一切的邢小姐。

    看到顾锦走进房间时,她双眼充满了嫉妒,愤怒的光芒。

    听到对方出声,她冷哼道:“那又如何,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长得好不错的骚狐狸!你们都等着!等我爸来了收拾你们,在场的谁都跑不了!”

    “邢颖你好大的口气,顾锦是我余家的贵客,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想要怎么收拾她?”

    站在门口的余硕出声了,他抬脚一步步走进房间。

    听到余硕的声音,邢颖脸上闪过明显的慌乱神色。

    就连她身边的其他几个姑娘,脸色也十分精彩,惶恐不安,害怕,还带着丝丝悔意。

    她们都是一个学校的,如何不知道余硕的身份。

    “你怎么来了?”邢颖的语气中明显没了最初的底气。

    余硕走到顾锦的身边,似笑非笑地望着角落中狼狈的邢颖。

    这一刻,他身上没了少年的青春洋溢,多了几分沉稳,与世家公子的气度。

    “我若是不来,也不会看到你邢颖的手段,你父亲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衙役主事,倒是不曾想他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利,不止要动我余家的贵客,还想要对我小舅舅的酒店出手,人的心大没事,但也要认清有没有那个实力。”

    这一番话可以说是非常不客气。

    余硕也不会是什么不懂,他知道邢文明对余家下手,知道小舅舅的车祸就是对方所为。

    此时此刻面对仇人之女,他也难以把控好情绪。

    “你别乱说话,我们两家关系多少年了,逢年过节我还经常拜访余叔叔,咱们之间的情谊怎么也比她顾锦深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