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颖这番话差点恶心吐余硕。

    他抽了抽嘴角,对方的厚颜无知让他当真见识到了。

    他望着邢颖的目光冰冷无情:“担不起,顾锦是我余家的座上宾,谁敢动她就是跟余家作对。”

    “你竟然护着她?!”邢颖不敢置信的吼道。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顾锦招来一名余家护卫,让对方将马巧兰从沙发上抱起来。

    听到邢颖愤怒的嘶吼,她回头冷冷地望着对方。

    “不管是否有余家,今日这笔账我跟你也没完!等巧兰醒来再跟你好好算,回去好好享受你为数不多的好日子吧。”

    话落,她转身离去,背影优美而决绝。

    “你给我站住!”

    邢颖不相信她的威胁。

    此时此刻她只认为对方在嘲讽她,还落了她的面子。

    而且她内心闪过窃喜,若是顾锦不靠余家,那么她能轻易碾压对方。

    顾锦脚步不停,很快消失在包厢。

    安明霁从始至终都十分安静,老老实实地跟在她的身后。

    之前抱着马巧兰的护卫,也快步跟上他们的脚步。

    余硕却没有走,今天的事是在小舅舅的地盘出的,他理应留下来收拾残局。

    师傅暂时放过了邢颖,可他不会就这么放对方离开。

    余硕转身离开房间,看到在等待电梯的顾锦,领着几名护卫快步走了过去。

    “师傅,你先带人去医院,这几个人你带走,有什么事交给他们去办。”

    “行,你自己注意点。”

    “知道了。”

    电梯来了,顾锦带着安明霁等人进去。

    望着电梯合上,缓缓下降,余硕转身回了包厢。

    一踏入房间,他帅气的脸色凌厉而深沉,“李经理。”

    “余公子,有什么吩咐?”

    李青峰立即走来,一副听命的架势。

    “给邢先生打电话,告诉对方他的好女儿今晚干了什么事。”

    “好,我这就打电话。”

    李青峰对此十分得心应手,先是让包围邢颖等人的服务生,将这几个姑娘的嘴巴堵严实,这才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

    找到了邢文明的电话,直接按了拨通键。

    电话一接通,他将电话打开了免提,随即将事情的原原委委都告知了对方,只是忽略了余家人的到来,以及受伤的女孩是余家座上宾的好友。

    邢文明在家里接到电话,并没有当回事。

    毕竟这种情况,他也遇到几回。

    他知道女儿骄纵了一些,可想到女儿所欺负的都是一些普通出身的同学,也就不曾放在心上。

    今天,他认为也跟以往一样,语气丝毫没放在心上。

    “行,我知道了,这孩子太不懂事,我现在就去接她,麻烦李经理照顾了。”

    李青峰将电话挂断,面向站在房间中央的余硕。

    “邢先生要来,李经理安排人在楼下接待,省得对方找不到房间。”

    “我这就去安排。”

    李青峰离开房间后,余硕冷冷地扫了一眼,在服务员手中挣扎的邢颖等人,转身也跟着离开房间。

    站在房间外,他将手机掏出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儿子,怎么样,顾小姐的朋友还好吗?”

    余清李接到电话,第一时间询问顾锦的那个小姐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