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是邢颖的等人拳打脚踢所造成的。

    顾锦深呼一口气,让余家的护卫留在病房看守,只带走了其中一个护卫离开了医院。

    她跟安明霁坐在余家护卫开的车,再次返回海江酒店。

    ……

    海江酒店。

    邢文明开车来到酒店时,等待他的酒店服务生第一时间迎上去。

    对方带他上楼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这半辈子的官途,打今个起,在这海江酒店算是走到头了。

    邢文明跟服务生上了十一楼,来到了女儿所在的包厢门前。

    望着紧闭的房门,他自身的气场突变,将平日的官威释放出来,然后整了一下衣服。

    “开门吧。”

    他命令身边的服务生。

    服务生从容地打开房间门,邢文明抬脚走了进去。

    然而,在看到里面的情况时,他那副想要以势压人的气场渐渐散去。

    坐在沙发中央的是一个少年,对方右腿搭在左腿上,双眼漫不经心地扫来。

    在他身边屹立着数名身强体壮的余家护卫,还有几个蹲在地上的人,看不清楚他们的容颜。

    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几名身穿制服的人,看他们的衣服上的标志,好像是都察办的。

    邢文明心底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过这一切在看到他的宝贝儿女儿,被人围堵在角落地上坐着,心底的火气一下子升起来。

    他快步朝角落走去,“小颖,你脖子上的伤怎么回事,还有身上的血,谁欺负你了?”

    “唔唔……”

    邢颖的嘴巴被堵住,她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的冲邢文明摇头,眼中流露出恐惧的光芒。

    邢文明看到女儿这样,是心疼的不行。

    他走近,想要靠近女儿,却被酒店的服务生拦住。

    “你们想要干什么?她是我女儿,你们这么欺负人还有没有王法?!”

    “啪啪啪啪……”

    他话刚落,房间响起了拍掌声音。

    邢文明顺着声音望去,看到坐在沙发中央的少年笑眯眯地拍手。

    对上他打量的视线,余硕点了点头,非常认可道:“邢先生说得好。”

    这一声邢先生太过疏离,以往这孩子都是喊他邢叔叔。

    邢文明眉头轻皱,“小硕,你……”

    余硕冲他摆了摆手:“邢先生还是不要这样喊我,只有家中长辈才可如此亲近的唤我,我跟你不熟。”

    坐在不远处的几名都察办的人,也在这时候站起身来。

    他们拿着手中的文件,朝邢文明走来。

    带头的人声音冷漠而肃穆:“邢先生,我们这里收到了多人投诉,举报您行为不正,草菅人命,现在一桩人命也与邢家有牵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在都察办的人走来时,邢文明心跳加快,感觉很不安。

    对方的一番话,立即让他脸色惨白。

    “你们搞错了吧,我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做过违法的事。”

    都察办的人,将手中的举报信件让他看:“这是我们收到的举报信,还有命案的家属人也在场,您是否要对峙?”

    说着让开身体,指着余硕跟前蹲在护卫身边的几个身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